“你能不要这样看着我吗?”

  而在等到那三座干净利索的跳车逃离之后,这节空荡荡的车厢便自然而然成为了陈飞与影仙舞的独处之地。

  虽说这种事儿若是说出去,不知道会被多少江湖上的痴情男羡慕嫉妒恨,心碎欲绝不已……可问题是真当陈飞遇上这种事儿,被那眼前佳人那双如若清溪般眸子直勾勾,一瞬不瞬的盯着。

  讲道理,他还是下意识感觉屁股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似得,浑身别扭,完全难受。

  “哦,哦……对不起。”而在听到陈飞那略微有些无奈的话音响起,影仙舞这才冷冷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俏脸微微一红,有些抱歉的开口道。

  可即便如此,她这道歉却显得好像没那么有诚意。因为就在她话音刚落下不久,她那双好似清溪般明亮的眸子却再次不由自主,落到了陈飞身上。

  “喂,我说你……你想问什么就问,想说什么就说,能不能别这么直勾勾的望着我啊?你这一是容易让我误会,二是,真的让人很别扭好吗?”见状陈飞是真的有些无奈了,伸手在那双明亮的眸子前晃了晃。

  “啊!对不起,对不对……”闻言影仙舞这才又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俏脸红彤彤起来。

  不过就在下一刻,她却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羞涩强行按下,一双宛若清溪般明亮的眸子有些迟疑,有些好奇的望着陈飞,小心道:“你们刚才……”

  “我们刚才怎么了?”陈飞抬起头,望着她。

  对视到陈飞的那双漆黑眸子,影仙舞微微一怔,旋即脸上又生出一丝红晕,但还是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你是传说中的练气士?”

  “练气士?你想知道?”

  闻言陈飞口中呢喃了一声那个称呼,却突然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戏虐之色,勾起话题望向对方,突然笑道:“想知道的话,就坐这边来。”他居然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似笑非笑望着对方道。

  “啊,为什么?”闻言影仙舞愣住了,没想到陈飞居然会莫名起码提出这种要求。坐到他旁边的位置上?

  “为什么?这还用问,你不知道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吗?我都那么辛苦帮你赶走了那只苍蝇,话说这挡箭牌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所以,难道你不应该让我占占便宜,犒劳犒劳我?”陈飞抬起头,那双漆黑宛若琉璃般透彻的眸子露出戏虐。

  她发现这影仙舞虽然在江湖中被传得神乎其神,被誉为第一美人儿,如此见了面也感觉是那种完全的女神般存在……可当他真正有些了解之后,却发现这丫头好像有些太纯了,不同于楚琰楚大小姐在他面前的大大咧咧,而是那种真正未被世俗红尘污染的婴孩儿般纯净。

  或许这应该和她从小到大在青丘长大有关吧,从没有接触过外界那种复杂……而越是如此,陈飞却忍不住生不出一股子念头想逗逗她。毕竟在现在这种社会,像对方这种真正纯净、纯洁的小女生实在太罕见了,就跟国宝一样。

  “额……”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却猛然脸色异样起来。

  因为那影仙舞居然真的俏脸红彤彤的站了起来,从他座位的座位莲步轻挪,一步步的,十分缓慢的走到她旁边的位置坐下。伴随着一股独有的芬芳袭来,令陈飞心中都忍不住痒痒起来。

  “你身上还真香。”陈飞眯着眼睛呢喃了一声,更让影仙舞俏脸上红彤彤的颜色更深了。就好像被煮熟了小龙虾一般。

  “你还没告诉我呢,你,真是传说中的练气……”她跟着柔唇微张很小声地说道,只感觉自己脸蛋很烫很烫。可她话才刚刚说到一半,却突然一下滞住了,甚至娇躯都有些微微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因为,因为陈飞这混蛋居然脑袋一侧,就那么静静的倒在了她的香肩。

  “你,你干什么?”影仙舞心里面顿时都全部乱了,很显然她从未经历这种场景,也没想过陈飞居然你会……这么做,将他的脑袋靠在她的肩上。

  “你身上的香味很吸引人,怪不得那小子追你都追到国境外面来了。”反倒是陈飞一脸无赖的神色,嬉皮笑脸道。

  说到这他微微一顿,又笑道:“你不是有很多想问的要问我吗?那我首先就回答你第一个吧,我确实是你口中的练气士,如假包换。”

  “你……”

  而在听到陈飞这么无赖的语气,饶是影仙舞这种明镜若水的女子也忍不住微微有些气结,一张绝美的容颜红彤彤的,都好像被蒸熟了。她想把陈飞推开,却又莫名感觉自己娇躯突然就没力气了,而且……

  而且被他稍微靠的久了一会儿之后,她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好像也没那么抗拒了,

  并且这种感觉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奇妙!?

  一想到这,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她居然就此放弃了说出让陈飞别靠在自己香肩这种话。不过她此时心中还是‘乱糟糟’的,哪里还记得想问什么,只能声音有些颤音的随口问道:“那你,那你出国去干什么?”

  “我啊?我说我去杀人,你信吗?”陈飞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感受到脸庞佳人秀发传递而来的清爽与细滑,还有那真的很好闻的香味,眯着眼睛,淡淡道。

  “杀人?为什么?”而在听到陈飞淡淡的话,影仙舞微微怔住了,有些意外道。

  “你应该看得到吧?我的脖子上……”闻言陈飞缓缓道。

  “你的脖子上,这是……”闻言影仙舞下意识侧过俏颈,却突然那双好似清溪般透亮的美目微微一凝。因为她见到了陈飞脖子上的那处疤痕,虽然已经开始结痂了……可是伤到了那种部位,随便想想都能知道当时有多么危险。

  毕竟就算是传说中的练气士,也仅仅只是人,而不是仙神。所以若是被伤到了脖子、头颅、胸腔这种要害,肯定必然是极为危险的,甚至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有些外国人不守规矩,跑来我们华夏闹事……虽然我没什么事儿,不过总不能让人觉得我太好欺负了啊。所以我得去把你这个仇报了。让他们知道点厉害。”陈飞侧靠在影仙舞香肩上,缓缓道。

  说到这,他又微微一顿,好奇道:“你呢?为什么会突然跑到这种国境之外来,可别告诉我你是来看风景的……是做了躲他?”

  “嗯。”

  一听陈飞听到这事儿影仙舞情绪突然有些低落,慢慢道:“他师父是罗尊,之前突然来到我们青丘,说想和我师父慧云真人赌斗一场,谁输了,谁就要欠下对方一个人情。”

  “罗尊?然后你师父输给他了?”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陈飞微微一怔,旋即眸子微微眯了起来道。

  “嗯。我师父她……没在对方手里撑过三招,然后就输了。再然后那人就提出来条件,希望我成为他徒弟的……他的未婚妻。”影仙舞更低落道。

  她从未想过自己师傅会输,因为她师父慧云真人那可是她们青丘的第一强者,十多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巅峰之境,可是,她师父却居然没在对方手里撑过三招。这真的令她们青丘上上下下,都未曾想到。

  “三招吗?真是卑鄙的家伙啊,想用青丘上上下下来迫使你妥协吗?”听到这陈飞自然大概也已经猜到了内幕究竟是怎么样的。

  不外乎就是那两师徒瞧上了影仙舞的身体……她的体质,是独一无二的,若是能够被异性夺得,那将会是一件极为有益处的事情。所以也难怪他们会如此煞费苦心,以赌斗来设局。

  只是就连她师傅……居然都未在对方手里撑过三招。而他可是清楚记得,江湖中盛传,一舞影上仙影仙舞的师尊,乃是青丘第一强者——慧云真人,修为实力乃是先天中期巅峰!

  而那种程度,居然都败得如此干脆彻底……看来那老家伙要比他想象中厉害一些啊。

  “我不喜欢他,所以我不想成为她的未婚妻。”就在此时,那佳人的声音又再次在他耳旁响起。带着某种坚决。

  闻言陈飞微微愣了愣,忍不住抬起头,那双漆黑宛若琉璃般透彻的眸子深深望着对方,到没想到这纯净、纯洁的小丫头,居然还有这样这样坚定一面。

  是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所以她不想成为他的未婚妻!即便现在都这样躲到国境之外来了,都一样!

  旋即就见他抬起头,望着对方,嘴角咧出一抹淡笑道:“不喜欢就拒绝。实在要是有麻烦的话……我就再勉为其难一次,装装你的未婚夫怎么样?那种货色要是敢来我陈飞边上挖墙脚,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哦!”

  他笑眯眯的开口道。

  “假扮我的未婚夫?”而在听到陈飞这种话,饶是影仙舞刚才那副坚决的样子,此刻也忍不住好像芳心被触动到一般俏脸愣愣的。

  她当然没想到陈飞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假扮她的,未,未婚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修真医圣,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都市修真医圣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