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天奎阁二楼内部静的有些让人害怕,只剩下一地狼藉与众人心脏扑通扑通的声响。

  因为无论是从杜新成被那陈飞一巴掌扇在脸上的,又或是被而后的一脚擦在肩膀上,吐血飞出,描述起来似乎很长,但其实也不过就是两三招的功夫。

  可就是这两三招的功夫啊,却令堂堂一位岭南大山四大隐门之一的恶龙潭化刀坞老牌半步先天强者,落入这般境地,被如同好像是小孩子般一巴掌、一脚糊在身上,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哪怕是白斌白大少这种天之骄子,岭南大山四大隐门之一的天奎坊市白家这一代传人,此刻也忍不住眼皮子直哆嗦,望向陈飞的眼神充斥着诡异与振动。

  因为他很清楚这种差距以及这种‘碾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陈飞的实力不仅超出杜新成许多,也超过他们许多!虽然他很不愿意相信,甚至有些不敢置信这一点,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却又容不得他们不相信!

  他居然是…古武者先天!?

  “话说这种事儿,当年你们化刀坞也向我们飞豹做过吧?只是差别在于我仅仅只是打伤了你们,而你们当年,却闹出了人命!”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陈飞并没有再出手,而是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詹凌峰以及杜新成二人,面无表情道。

  虽说化刀坞与飞豹当年的恩恩怨怨,事实上和他并没有多大关系,但毕竟现如今他脑袋上顶着有飞豹挂名总教官的旗号,又加之出发前罗首长对他的嘱托……这件事儿他自然得替飞豹讨要一个说法。

  “你他ma算什么东西?真以为天赋好点,实力强点就了不起?我告诉你我们恶龙潭化刀坞可不是吃素的!还有我哥哥可是詹虎,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们飞豹这群垃圾,走不出这岭南大山…”

  可那詹凌峰毕竟嚣张惯了,在这岭南大山内从小作威作福长大,又有他哥哥以及恶龙潭化刀坞这种四大隐门级别的庞然大物作为靠山,终于忍不住陈飞用那样的语气质问他们,跳出来指着陈飞鼻子骂道。

  当年?

  当年是他们做的恶龙潭化刀坞做的,又怎么样?

  就算闹出了人命,又怎么样?

  他还不信对方真能因为这种借口就杀了他……要知道哥哥可是詹虎,恶龙潭化刀坞这一代最杰出的传人,身为这样杰出人物的亲弟弟,被用这种蹩脚的理由教训了一顿,已经很过分,更别说什么当年的事,那完全是笑话。

  当年的事儿又不是他做的,就算是,那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不服气?

  “凌峰,住嘴!”

  然而在见到这种时候,詹凌峰居然还在指着陈飞鼻子骂,杜新成不由吓得一下子从地上蹦跳了起来,脸色惨白地喝道。

  毕竟他和詹凌峰这种不长脑子的纨绔可不一样,当然明白他们恶龙潭化刀坞与对方飞豹之间的旧怨有多深,也明白若是对方真达到了那种境界,这又将会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毕竟二十多岁的古武者先天,这是何等傲人的天资啊?若是再给他五年十年,能够达到何种天地,一是完全不敢想,二是……岂不是无敌了?

  “走不出这岭南大山?很好……”不过闻言陈飞脸色已经微微阴沉下来,向着詹凌峰面无表情走去。

  “你想干什么!?”而在见到陈飞居然‘敢’向自己走来,之前还底气十足的詹凌峰一下子脸色又变了,神色苍白起来,浑身寒毛竖立,色厉内茬道。

  嗖!

  可接下来,一张手掌却悄然无息的已经出现在他的肩膀!

  “住手!”就在陈飞刚准备动手,给他一个教训时,却有一道沉闷的呵斥声传来,

  “嗯?詹虎……”

  白斌率先回神过来,目光向着大门处扫去。

  紧跟着,所有人的眸光便不约而同齐齐朝着那个方向注视而去,神色显得夸张与忌惮起来。

  因为不知何时,已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悄然无息出现在那里。那道身影很高大,足有两米开外,就好像是一头巨熊般,拳头紧握起来像是小磨盘,布满了手茧与疤痕,青筋鼓起,令人眼眸一缩。

  “真的是他,詹虎……”

  他的面容看起来很不出众,甚至有些难以让人记住,可那双眼睛,却好像是野兽般,充满了残忍与无情,让人只与其对视一下就感觉针扎一般,心里毛毛的。

  顿时,整个天奎阁二楼显得鸦雀无声,有一股名为压抑的气氛,在蔓延。

  紧跟着就见其一步步走来,沿途路线立即分裂而开,少有人敢挡在他前面,也少人也敢与他正面眼神对视……最后延伸到了陈飞他们所在的那一处区域。

  “大哥,你终于来了!快来救我!”见此情景,那詹凌峰好似见到了什么救星一般,一扫之前脸上的阴霾与惊恐,大喜过望道。

  “放开!”

  见状那詹虎眼神阴冷的扫了一眼陈飞,一步步走到其近前来,庞大身躯,给人巨大的压力,还有那如同野兽般凶恶的眼神,好似锋利的利齿一般,全都倾轧笼罩在陈飞身上。

  唯有恶龙潭化刀坞那位半步先天长老杜新成神色一变,欲言又止,犹豫半响,最终还是没将内心的担忧说出来。

  毕竟在他看来,陈飞应该不可能达到古武者先天,因为他是在太年轻了,才二十多岁……

  “你在命令我?”

  可就在此时,众人耳旁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只见陈飞微微将放在詹凌峰肩头的手松开,转过身来,抬起头,渐渐对视上对方那双危险,充斥着野性的眼睛,突兀嘴角勾勒出了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

  论气势,他怕过谁?

  而在见到陈飞嘴角那抹冷笑,詹虎下意识一顿。

  “大哥,这家伙居然敢对我出手,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挑衅我化刀坞威严,罪不可赦!今天一定不能让他逃了,杀了他!”然而他这种松手的举动,却被詹凌峰认为是胆怯害怕了。他顿时一脸嚣张,语气恶毒道。

  就像他之前所说的一样,他詹凌峰何等身份何等背景,却在今日,在陈飞手中丢尽了颜面,受尽了羞辱,还被扇巴掌、脚踹……他自然无法容忍这种事儿的发生,恨不得陈飞死!

  “詹虎师兄,一场误会而已,何必大动干戈,伤了和气。”白斌想要劝阻道。

  “误会吗?我可不觉得这是一场误会。”然而詹虎都还未开口,众人耳旁却再次响起了那道清冷的声音。

  “话说你好像忘了,我之前警告你的话。”陈飞冷冷道。

  “住手!”

  詹虎眼神一戾,以最快速度抽出了一柄虎头大刀看向陈飞,企图阻拦陈飞接下来想要做的举动,可惜,却还是迟了一步!陈飞已经抬起脚狠狠踹在詹凌峰脸上,当场将其踹飞出去,一脸鞋印,并还有鲜血滚滚涌出。

  “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我保证让你再说不了话。”

  “啊!”詹凌峰脸上骨头断了几根,剧痛让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

  顿时身高体壮的詹虎爆发出一股慑人的低吼,筋脉耸起的肌肉上涌现出淡黑色烟雾,源自躁动的内功心法,气劲狂涌。他眼神瞬间变得凶恶起来,差点没直接提着手中的虎头大刀砍下去。

  要知道詹凌峰可是他亲弟弟,现在却居然被当着他的面儿如此挨打,且还是几乎不留情面那种……这不仅仅是在羞辱他弟弟,也还是在羞辱他詹虎本人!

  “看来当年那件事儿,你们飞豹还一直耿耿于怀,很不服气?”他死死盯着陈飞森然道。

  “是有点不服气。要是让我早出生几年,连续缺席两届武学大会的,就应该是你们恶龙潭化刀坞了。”陈飞淡淡回应道。

  “是吗?”

  闻言詹虎那双充斥着野性的眸子寒芒一闪,徒然手中虎头大刀拉扯出轨迹,淡黑色烟雾躁动,刃峰寒芒,竟突然向着陈飞胸口砍去:“那要不现在就试试看?”他居然动手了。

  轰隆隆……

  他如同发狂的野兽般撞开了眼前的一切,手中舞的虎头大刀很可怕,霜寒阵阵。

  饶是白斌白大少见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猛然变色了,咽了一口唾沫。因为他赫然发现,詹虎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力量,竟也比之前杜新成厉害的多……原来半步先天还能够达到这种程度,难不成,那陈飞也是一样?

  哗!

  当然不仅仅是他此刻神色变了,在场不少人一样。顿时二楼内阵阵低声的惊哗声传荡开来,不少人神色惊悚的望着詹虎,脸皮子微微抖动,情不自禁下意识往后退……这家伙简直是个怪物。

  嗡~

  可就在此时,一道令人心脏难受的嗡鸣声突然响起。

  众人赫然神色有些呆滞的望见,詹虎手中那柄虎头大刀,居然,居然被陈飞一掌劈飞了。

  “看来你真以为我是跟你说着玩的?”陈飞面无表情望着对方,那双漆黑宛若琉璃般透彻的眸子,掠过一丝寒意。令那正难以置信眼前这一幕,神色微微呆滞的詹虎,眼眸骤然一缩,

  “形意拳虎形,虎咆!”

  可接下来他耳膜却仿佛被震裂了一般,因为他们心中隐约感觉到一股百兽之王猛虎兽啸山林的嘶吼声,突兀的荡漾起来。陈飞双手双脚皆伏在地上,做出咆哮状态,而后猛然扭腰起身一拳轰砸而出。

  就好像猛虎捕猎时举起爪子砸下去一般。

  “砰!”

  “不!”一股难以抑制的划破空气声响彻耳膜,也令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感觉,涌上了詹虎心头,令他狂吼出声。

  他神色猛变,身形猛地倒退,速度超快,居然真在那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陈飞拳头。但即便如此,仅仅在那片刻间,他整个庞大的身躯竟已经被冷汗打湿了…尤其是后背,更加汗如雨侵,有那么一丝冰凉。

  这种感觉他好半响才艰难的压下去,再望向陈飞的眼神却多出了一抹凝重和骇然。

  跟着,他神色微白,脸皮抖动,皱眉望着陈飞冷冷道:“古武…先天?”

  此言一出,众人眼眸顿时一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修真医圣,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都市修真医圣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