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见到这般场景,听到陈飞如此放肆的言语,邱家那位半步先天老人不由尖锐眼眸狠狠掠过一丝厉色,望着陈飞一脸阴冷,声音彻骨道:“年轻人,别忘了你现在并不是一个人。难道就你会是这种小手段,老夫不会?”

  说着,他便将自己阴冷、潮湿的气息挪移开来,缓缓锁定在陈飞身后裴队长等人身上,露出一抹残忍戾笑。陈飞杀了他们足足俩人,也该付出些代价了。

  “是吗?你也会,是觉得你很聪明?”

  然而就在此时,陈飞却突然一脸的嘲讽的冷笑起来,随后侧着身子向身后问道:“裴队……裴副队长,这老东西你们能应付吗?”

  “当然。”

  闻言裴队长自信满满地点头,双眸浮荡出跃跃欲试之色,道:“就凭他一人相应对我们整队,可没那么简单。”要知道他手下所统领的小队,那可是整个飞豹总部排名第一的,不然也不可能轮到他们,跟随陈飞以及王大山王副教官到这岭南大山来。

  毕竟能够飞豹那种省级别的特殊部门杀出重围,牢牢锁定第一小队的名次和地位,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其成员个个实力都不简单,皆在一流古武者或是兵王层次之上……所以‘区区’一个半步先天,或许还真没那么大本事,能够独自一人对付他们,更别谈什么击杀了。

  “那就好,你们先拖住他。”

  闻言陈飞微微一笑,竟直接抬起脚步,向那些神色惊怒且又无比恐慌的邱家人走去。

  顿时在场所有人都眼眸一缩,也是那些邱家人脸上的恐慌之色,变得更加浓郁起来,下意识身躯哆嗦着向后退。见状那邱家半步先天老人怒目而睁,嘶哑狰狞道:“小辈,你敢!?”

  然而他话都还没说完,却发现在以裴队长为首的飞豹精英,居然竟真的一个个脚步跨出,面无表情,向着他邱瞳围了上来。

  而且不仅如此,直到这时,他才猛然注意到,对方那些一直默默跟在陈飞身后,好似不起眼的众人,竟然一个个实力最弱小的都是一流古武者层次,而且他们身体绷得笔直,跨步间,一缕长埋在铁血战火的煞气扑面而来,竟令他感觉到了威胁。

  见此情景,就连那位白龙卫三大头领之一的白渊,都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下意识阻拦道:“小兄弟,这毕竟是在我们白家天奎坊市内。还请不要让我等为难。”

  “白队长,你这和事老可做的有些有失公允。”

  闻言陈飞淡淡扫了他一眼,竟不敢理会,笔直向前,令在场众人都感觉心脏有些猛烈抽搐。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真敢如此不给面子,连白龙卫白渊的话,都敢无视?

  见状白渊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怒容。

  “怎么回事?”

  可就在此时,却有一道年轻且又突显威严的声音,顺着人群外清晰的传进来。

  顿时那个方向的人群下意识让出通道,跟着便见到一位一袭白衫的年轻男子,搂着两位身材、衣着皆火辣的妙龄女子,在众多的人簇拥下,缓步步入其中,令不少都神色一震。

  刹那间,几乎所有人的眸光都下意识扫向那人,而后不由自主浮现出种种复杂、惊骇之色。在这交易场区域内彻底回荡起来。

  “那,那…那是白少?”

  “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够见到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

  不少人额头冒着汗滴,议论纷纷起来。

  因为这位白衫男子,赫然是天奎坊市白家这一代传人!白斌,白大少!据说他好像已经成功迈入半步先天之境。

  而且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的是,他还是那位白家白老祖的嫡系血亲!

  要知道那位虽然修为仅在古武者先天初期层次,可他老人家却曾创造出以一己之力,阵杀一位古武者先天中期强者的恐怖战绩,震惊世人!也正是因为有那位白老祖的存在,白家才会这么强,这么令人忌惮,有资格位列四大隐门之一。

  “是你!?”

  可就在此时,众人都还未来得及回神过来,却有另一道惊怒且夹杂着微微恐慌的声音,猛然传进众人的耳膜。只见军元义一脸狰狞的死死盯着陈飞,双眼通红,显然他也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碰上陈飞吧。

  “原来是你啊?手接回去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陈飞微微一怔,而后侧过头来发现居然是‘老熟人’,瞬间似笑非笑的,眼眸微眯起来。

  “元义,他是谁?他怎么知道…你手臂的事情?”闻言那位来自圣火宗的雪姓长老微微皱眉。要知道这件事儿他们可是严令封锁的,可现在,对方怎么会知道?

  而在听到身旁军元义以及雪姓老者如此言语,饶是白斌白大少也忍不住微微一怔,神色有些诧异。手接回去了?这话,什么意思?

  “雪长老,就是他。他就是陈飞。”可就在下一刻军元义已经满脸怒容的死死盯着陈飞,眼眸杀意凛冽。

  “你说什么?就是他?”

  闻言那位雪姓老者以及其身后的圣火宗等人皆瞳孔猛的一缩,随即无比阴沉的望着那道年轻身影。因为在他们如今圣火宗的内部,陈飞这个名字,可不陌生。

  因为他们之前派出去准备猎杀陈飞的钟灿、雪红心等长老,可是至今未归,了无音讯,甚至完全可以看做彻底消失了。

  “小子,我问你,钟长老他们现在在哪?你究竟,做了什么?”就在下一刻,那名雪姓老者身体内涌现出一股凌冽的狂暴火焰之力,炙热无比,熊熊刚烈,竟然连续跨出几步来到陈飞面前,死死盯着陈飞双眼,冰冷质问道。

  要知道钟灿可是他们圣火宗刑法大长老,被誉为最接近半步先天的存在,可如今,却莫名奇妙消失了,他们圣火宗更不可能善罢甘休!

  更别说他姓雪,而之前有个圣火宗褐斑老者也姓雪,很显然他们两位关系不一般!

  因为那褐斑老者雪红心,正是他弟弟!

  “你说他们?还能在哪,自然是在下面咯。”闻言陈飞当然明白对方指的是,完全无视了对方浑身浓烈可怕的气势,伸出了手指了指脚下,一脸冷漠与似笑非笑道。

  下面是哪?

  当然是土里面,被埋了进去。

  否则还能是什么地方?

  而在听到双方这样的交谈言语,以及其中的内容细节,不少人都猛然色变起来。

  因为他们已猜到了雪姓老者等人的身份,从衣服上的标记来看,应该是来自圣火宗…而对方口中的钟长老,难道是钟灿?那个被誉为该宗门最接近半步先天的人,在南方武林中,名头不弱。

  可现在,他好像,死了?

  “你说什么!?”

  而那圣火宗雪姓老者见居然从陈飞口中,真的听到这种话,顿时一颗杀心无法抑制的躁动起来,恐怖炙热从他体内散发而出!

  他面庞狰狞的盯着陈飞,任谁都能够感觉到那眼中的杀意浓郁到了何种程度。

  毕竟连钟灿都死了,他弟弟,怎么可能活的成?

  不过他却不知道他弟弟确实是死了,没错,只是钟灿却还活着,只是隐姓埋名而去,不知道躲什么地方去。毕竟人老成精,他修为都废了,还回去,完全是自找死路。

  嗤!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圣火宗雪姓老者赫然已经出手,一双手抓凝成爪形,凝聚出烈焰,就在众人眼神惊恐之下狠狠撕裂开来,向着陈飞胸膛猛烈而去,带着无穷杀机。

  然而接下来,他却猛然神色一变,因为一双弥漫着刚猛气息的年轻手掌,却突兀出现在他胸前,狠狠向下压,便居然如同重锤般将他狠狠逼退了!

  刺啦~

  那雪姓老者脚掌足足在地面摩擦了近两三秒钟,带着令人刺耳的尖锐声,那苍老的面庞嘴角更是隐约有鲜血滴落,令后来的白斌等人以及神火宗等人,都骤然变了颜色,神色震动。

  “怎么可能,他……”

  军元义此刻神色惊骇欲灭,无法想象陈飞居然能使雪长老受伤。要知道,他可是已经成功突破了。

  “这小子,他……”

  不仅仅是他,就连原本眉头微皱的白斌白大少,此刻都下意识眼眸微眯起来,神色有些异样。

  因为他很清楚,那位圣火宗雪姓老者,绝对和他一样,拥有出入古武者半步先天境界的实力,可现在,对方却居然被一掌逼退击伤了?而且还是被一位和他白斌一样,仅仅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这小子,究竟什么来头?

  “小斌…”就在此时,白渊白大队长突然凑过来,在他耳旁小声耳语起来。

  片刻后,白斌脸上的异样之色变得更加浓郁起来。

  居然是真的……半步先天?

  “小子,你究竟是谁?敢不敢报上名来?”

  而就在此时,铺天盖地传来圣火宗那位雪姓老者的怒吼。

  只见其就那么气势鼓荡着立在原地,周遭炙热可怕,风云变色,其眼神却一瞬不瞬的死死盯着陈飞,略微流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惊悚。

  难不成…怎么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修真医圣,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都市修真医圣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