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吧?”

  瘦子杂役弟子嘿嘿笑道,也是感叹道:“是啊,先前星王徐狂师兄还没发力时,这段擒龙师兄霸占我们黄龙域地字殿分部魁首龙头、第一人的位置不知道多久了,可到了这最后,却还是被星王徐狂师兄给赶了下来。”

  “要我看,别说是我们黄龙域地字殿分部了,即便是整个十大地字殿分部加起来,星王徐狂师兄的实力也够资格拿第一!”

  “整个十大地字殿分部加起来的第一?”

  陆乾真哼了声,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的那种崇拜和骄傲却已经是证明了一切。

  好歹他也是个地字殿正式弟子,知道当初段擒龙师兄鼎盛时期,便是放眼整个十大地字殿分部都是排的上号的。

  而如今星王徐狂师兄能三战三胜段擒龙师兄,这只能证明一点,那便是如今的星王徐狂师兄就算不是十大地字殿分部的第一人,也是前三!

  而这,也真的是相当相当可怕了。

  然而这时,他们俩身旁的另一个胖子杂役弟子忽然说道:

  “你们还记得十多年前那陈王陈飞吗?”

  陈王陈飞?

  此言一出,那陆乾真还有瘦子杂役弟子都是一怔。

  旋即那瘦子杂役弟子立即是不屑的说道:“他?缩头乌龟吧。当初还搞得那么厉害,什么让徐狂师兄洗干净脖子等着,现在呢?消失十多年了,简直是个彻底的废物一个……“

  可出人意料的是,那陆乾真却一下子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低声道:

  “不,你错了……”

  “那陈王陈飞是真的不简单啊!”

  此言一出,那胖子杂役弟子还有瘦子杂役弟子都是脸色一变。

  后者更是忍不住问道:“陆师兄,真的假的?那陈王陈飞不是吹出来的?”

  “当然不是。”

  陆乾真仿佛是响起了当初那毕生难忘的回忆,摇了摇头,满脸苦涩道:“当初蛮爷死在他手里的那一战,我就在当场。那陈王陈飞是真的厉害啊!瘦子,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我陆乾真虽然实力不行,但眼力劲儿还是有!”

  “当初陈王陈飞那一战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起码登天榜前十。换句话来说,就算是段擒龙段师兄,能不能胜他都还是俩说……至于说徐狂师兄,我虽然坚信徐狂师兄的实力更厉害,但是,想奈何那陈王陈飞怎么样的话,纵然是徐狂师兄,也难说!”

  此言一出,所有人哗然,呆立当场。

  起码登天榜前十?

  徐狂师兄都奈何不了他?

  真的假的啊?这可能吗?!

  久久之后,那瘦子杂役弟子一脸失神的怀疑道:“陆师兄,这世上真有如此怪物级的新人?要知道,从他加入我们逍遥神宗算起,现在,应该也就三十年不到吧?”

  三十年,对普通人来说很长很长。

  但对他们这些圣境修士来说,就是一瞬,就是很短暂很短暂的时间。

  见自己被怀疑,你陆乾真刚想要发怒反驳。

  但就在此时,一道桀骜、狂霸的冷漠声,却忽然是自他们身后的星王阁高层传下来:“连我也不见得能赢他,徐狂,都更是奈何不了他?呵呵,真是井底之蛙,无知者无畏啊。”

  此言一出,所有人愣住,向身后的那星王阁高层阶梯望去,顿时,他们脸色就是变了,额头冒汗,脸色苍白。

  “段,段擒龙师兄我不是这个意思,您,您误会了。我们这都是在瞎聊,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那陆乾真更是浑身一颤,脸色煞白的解释道。

  “胡说八道?误会?呵呵……”

  段擒龙一身青衣,头角峥嵘,淡蓝色的肌肤之上闪耀着仿佛是蕴含着恐怖能量的光点,令人头皮发麻,极度惊骇。他目光更是炯炯有神,仿佛是蕴含着无穷威力,令人不敢直视。

  只见其呵呵笑了几声,向着身旁的黄腾摇头淡淡道:

  “黄腾,这也算是我们星王阁的人?”

  后者直接是脸色一沉,向着那陆乾真冷冷吐出一个字:

  “滚!”

  顿了顿,他也是无比嫌弃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已经被逐出我们星王阁了。我最后再说一次,滚!”

  “不是,黄腾师兄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我……”

  陆乾真脸色大变的解释,但最终,在那黄腾越来越冷漠的眼神之下,他也是越来越低声。到了最后,他整个人脸色凄惨的摇头笑了笑,一阵黯然,扭头离开。

  而在此时,那段擒龙却忽的脸色狞笑抬头对着陆乾真一指,顿时,一股恐怖的能量就此爆发,向那后者淹没而去!

  啊!

  一声惨叫!

  噗嗤!

  鲜血飚溅。

  只见那陆乾真此时的大半边身子,此时竟是被那恐怖能量生生毁灭,不复存在。

  “啊!啊!啊……我,我,段师兄你……”陆乾真剩下的那只手紧握着身子,整个人疼的瑟瑟发抖,瞳孔颤栗向着身后的段擒龙望去。

  一股股腥臭的红血,如泉涌一般,顺着断臂喷涌出来,凄惨至极。

  陆乾真做梦也没想到,这段擒龙竟是如此的丧心病狂,也就因为一句话的不尊敬,就差点要杀了他!

  看到这一幕,那胖子杂役弟子和瘦子杂役弟子更会吓得脸都白了,浑身颤抖的如捣米。

  或许对杀正式弟子而会付出的代价和后果,段擒龙段师兄可能是会有那么一丝丝的顾及,可他们这些杂役弟子就不同了啊!

  正式弟子杀了杂役弟子,那可是一丁点代价和后果都没有啊。

  而在见到这一幕,那黄腾却丝毫都不意外,甚至眼中还有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冷笑,以及讽刺、嘲弄的轻蔑。

  几只看门狗也敢在这高谈论阔,指点江山,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

  此时,那段擒龙也是冷冷笑了,脸上满是戏虐和不屑:“行了。别和这摇尾乞怜的狗似得看着我,你这种废物垃圾,我段擒龙杀你都嫌脏手。滚吧。”

  陆乾真满脸惨白和羞辱,但更多的,还是畏惧和恐惧。

  “多,多谢段师兄手下留情。我这就滚,这就滚……”

  陆乾真低着头跟一只狗似得,卑微到了极点,说完之后忍着剧痛转身就走。

  “真是个垃圾!”

  见状,段擒龙望着陆乾真离去的背影更是不屑起来,甚至极具侮辱性的吐出了口唾沫在地上。

  又向着身旁的黄腾淡淡说道:“黄腾,我觉得星王阁这内部还是稍稍清理一下吧?都是这种和垃圾的一样的废物,也很碍眼啊!”

  “行吧,我会去办的。”黄腾也是冷笑道。

  话音落下,他又向着那胖子杂役弟子、瘦子杂役弟子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淡淡道:“你们还在这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滚?!”

  “滚滚滚,我,我们立马滚!”

  那胖子杂役弟子、瘦子杂役弟子脸色一变,连忙滚了!

  闻言,顿时那正离去的陆乾真背影又是颤抖了几下……不过,他还是没敢回过头来说什么。

  低着头,和一只狗一样,仿佛是什么都没听见,赶快走,赶快走。

  砰!

  但就在此时,他忽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不好意思我,我……等等,你是……”

  陆乾真抬起头来刚想要道歉,但下一刻,他的目光扫到了那面前之人的脸上容貌时,顿时身体一僵,眼中涌现出了难以置信的震惊,惊骇之色。

  他身前的那个人,不高不矮,短发干练、潇洒,身穿着一件极为阔气的黑色长袍披风,腰间斜斜挂着一柄一看就是非凡之物的断剑,整个人器宇轩昂,十分的气魄!

  而,而那容貌,不正就是当年虚空药园斩了蛮爷将托蛮的那个他吗?!

  他他,他来了黄龙域地字殿了?!

  正当陆乾真心中骇浪滔天,震撼、惊骇时。

  “没事吧?”那人淡淡问道。

  陆乾真一愣,旋即立即说道:“没,没事。”

  “嗯。”那人淡淡应了一声,从他身旁走过,向着他身后那星王阁方向走去。

  顿时那陆乾真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脚步也像是在地上生根发芽了,完全迈不出去一样。

  而且此时的他,心里面就只有一个声音!

  那就是是他,真的是他!

  这是,那胖子杂役弟子、瘦子杂役弟子神色复杂的跑上前来,低声道:“陆师兄你还愣着干什么?我们快走吧!”

  “是啊,快走吧。那段擒龙真的是个恶魔,动起手来,毫不留情,杀人不眨眼!”

  “走?”然而陆乾真正低着头的脸上,却忽然涌现出了莫名笑容。

  想不到他居然来了,是来完成当年那句话的约定吗?

  我就知道啊,这等人物,那会是什么缩头乌龟啊!

  不过十来年而已,很短暂的一瞬啊。

  “瘦子、胖子,我觉得我们不用走了。”下一刻,那身体还在疼的微微颤抖的陆乾真抬起头来,诡异的连上过竟有些笑容道。

  “不用走了?陆师兄,你疯了吧?”

  瘦子杂役弟子低声惊呼。

  “疯?我可没疯!”

  陆乾真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开,然后指着那黑色披风长袍男子缓缓说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谁?”胖子杂役弟子满脸疑惑。

  “他就是,陈王陈飞!”

  陆乾真一字一顿,眼中精芒绽放。

  什么?!

  瘦子杂役弟子、胖子杂役弟子同时瞳孔一缩,脸上露出了震撼、惊骇、悚然之色!嗖的一声向身后那黑色披风长袍男子眼神颤抖,却直勾勾的死盯上去……他,他就是那陈王陈飞?!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修真医圣,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都市修真医圣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