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内,那静谧无声的扭曲空间涟漪内,一道一袭白衣的身影缓缓自那当中走出,这一瞬间时间,令得在场所有人目光都是飞速、惊讶的向着那里是汇聚而去了。

  他,他是谁?

  难道之前那神秘手掌的主人,便是他吗?

  所有人眼神颤栗死死盯着那道身影。

  完完全全的不费吹虎之力,却是令得一位圣法相境五重天超级强者都被一击毙命,好似杀鸡屠猪一样的轻松……

  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是瞪圆了眼睛,浑身颤抖看着这一幕,嘴中无意识的喃喃道。

  “他他,他究竟是谁?!”

  唯有金元,裴婉晴等明神府一系的人此时表情有些奇怪,与常人不太一样,因为此时他们视野所及的那白衣之人身影,就只能是看见背影,然而就是这背影,却是令他们所有人他统统都有一种阔别已久的熟悉感。

  熟悉感?裴婉晴不由疑惑的下意识向那白衣身影仔细看去,因为对方此时所站在的位置,就在她面前不到半米处。

  可就是这下意识的一眼看去,仔细观察打量,却是令得那裴婉晴的美眸,突然一下子就瞪圆了,娇躯颤抖,跟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便是涌上了心头,不过跟着却是被无垠的激动与欣喜所替代……

  因为,在她视野内,那一袭白衣身影的腰间,此时正挂着两枚破破烂烂的香囊。而那两枚破破烂烂的香囊,她却是太熟悉太熟悉了。

  当初在那地球上时,她和阿佩尔妹妹,还有那冤家在老家的夜市上逛街。

  而这两枚破破烂烂的香囊,她若是没记错的话,正是那时候她们俩一人一个,亲自亲手买给那冤家的……

  裴婉晴一下子捂了捂嘴巴,眼泪,一下子便是自那红彤彤的美眸当中涌了出来。而那等抽泣的声音,也是直接令得她面前的那白衣身影骤然身体一颤,

  诶,跟着,一声仿佛是蕴含着‘抱歉’的谓然轻叹声响起,跟着,那道白衣身影就是缓缓的转过了身来。

  “对不起,是我回来晚了。”

  一只大手,直接蛮横、霸道的将那正在憋着抽泣的娇躯揽入怀中。

  而那裴婉晴日思夜想,熟悉无比的刻骨铭心声真正在他耳旁响起那一刹那,她便像是真的好像憋不住了一样。

  哇的一声,她直接大哭着撞入白衣身影的胸膛,眼泪,顺着便是源源不绝的流了出来。

  “夫君!”

  一声久别重逢的哭喊,别说是陈飞了,便是旁人,都是感觉出了淡淡的酸楚,还是淡淡的心疼。

  而那陈飞自然是更加的愧疚和心疼了。

  轻轻揉着裴婉晴秀丽的长发,陈飞缓缓地说道:“是我不好,让你久等了……”

  话音未落,一只纤纤玉手便是将陈飞的嘴巴捂住。

  陈飞微微一怔,低头看入怀中,只见的那一双通红的美眸正在与他对望。但那眼泪包括的美眸当中,没有怨恨,没有责怪,有的,仅仅只是高兴和欣喜罢了。

  “回来了就好……”裴婉晴笑着看向陈飞,满脸的温柔。

  但跟着她却是又脸色变了变,像是想起来什么,担心道:“夫君,这黔南王……”

  “放心吧,小事情。我来解决就好了。”陈飞立即轻笑着说道。

  即便是心中仍旧留有担忧与担心,但陈飞的这番话,却也还是令裴婉晴内心当中,那一块大石头像是落下了。

  在她心里,陈飞真的就像是无所不能的铁一般靠山啊。

  所以他说没问题,这便肯定是就没问题了。

  “恩。”裴婉晴轻轻点了点头,从那陈飞怀中离开。

  不过这时陈飞却直接是拉起了裴婉晴的纤纤玉手,而后旁若无人的向那正一脸呆滞的蓝鲸走去,淡淡的问道。

  “没事吧?”

  可蓝鲸依旧还是那般瞪圆了眼睛看着陈飞,久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要知道陈飞离开他们明神府,离开他们黔南古国似乎已经有十年了吧?

  这十来年间,虽说他也是常常心中牵挂着陈飞,但当现在对方真的是突然间回归,出现在他面前,他蓝鲸也还是感觉极度的不可思议。

  当然了,最不可思议的还是陈飞他现如今的实力!

  刚才那近乎圣法相境五重天的王族裴家超级强者,真是陈飞府主大人他轻轻一掌,就给将其击毙了的?

  蓝鲸内心当中波涛汹涌,但半响后,他还是回过了神来,脸上涌现出淡淡复杂的神色,然后单膝缓缓跪下,望着陈飞说道:“主人,欢迎回来。”

  嗖!

  与此同时,一道蓝光闪现而来。

  却是那金元也赶了过来。

  只见他神色激动无比的看着陈飞,也是毫不犹豫的就跪下了,行大礼道。

  “金元见过主人!真是太好了,主人,你可终于回来了。”

  与此同时,其他人在见到这一幕后,也是如梦初醒,私底下沸腾了起来。

  “喂,那家伙是谁?”

  “是谁?这还不明显吗?那家伙应该就是十来年前的陈王陈飞……想不到区区十年而已,他的实力竟是变得这般恐怖了?”

  “是啊,轻飘飘的一掌之下,那王族裴家的超级强者说死就死,简直是如同杀鸡屠猪一样简单。”

  “啧啧,没想到他居然回来了,这似乎有好戏看了。”

  “好戏?你恐怕太看他了,如今的我们黔南古国,可不是当年。他即便实力进展再夸张,再飞速,你真以为他能是现在的王族裴家之敌手吗?痴人说梦罢了,不可能的。”

  ……

  十年前的黔南古国,陈王陈飞之名,那可是真正名震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若非如此,明神府后来也不会发展得那么顺利,毫无阻碍。

  但就算如此,很多人也还是对如今的陈飞之回归,没有任何的信心。

  因为,时代不同了。

  现在的黔南古国,可不是当年啊。

  “你便是那明神府之主,陈王陈飞?”

  九龙台王座之上,那黔南王显然也是看懂了些什么。听到了那四下而起的纷纷议论之声,他便不由得冷冷向着陈飞说道。

  他王族裴家欲吞并外域明神府这最后一块垫脚石,一统整个黔南古国,却没想到这种关键的时刻,陈王陈飞这等十来年前的传奇人物竟是突然回归了,这倒是令他颇有些意外。

  然而,却也仅就只是意外罢了。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因为,如今的他们王族裴家,可是真的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

  自从数年前他们三生有幸得到了三皇域的那位大人支持后,他们现在,完全是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如今的他们王族裴家,与十年之前相比,起码要强盛、厉害个十倍百倍不止。

  所以就算是如今陈飞真的回来了,他黔南王,又哪会真的将其放在眼里?

  不过对于他的质问,陈飞却是连搭理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是无视了。

  “你听不见我说的话?”见得陈飞竟敢无视自己,那黔南王当即大怒起来,冷冷盯着陈飞喝问道。声量起码提高了一倍不止。

  见此情景,闻言见状,陈飞这才是稍有些不爽的眉头皱了起来。

  抬头扫了一眼那脸色阴沉的黔南王,他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向着身前的蓝鲸、金元二人说道:“行了,起来吧。”

  “你……”顿时那黔南王面色更是铁青,死死盯着陈飞。

  如今的他可正是春风得意,志得意满之时,这黔南古国内他王族裴家哪还有什么对手可言?可如今陈飞却敢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他,挑衅、羞辱他,真的是放肆!

  不过他也聪明,知道陈飞能只手灭了‘铭老’,其实力肯定是要远远在他之上,他黔南王,也不是如今这陈王陈飞的对手,不过……

  跟着那黔南王脸上便是浮现出了淡淡的冷笑,俯视着陈飞淡淡道:“陈飞,没想到你会如此天真。你真以为现在的黔南古国,还是你印象当中的十年前吗?”

  听到这话,陈飞总算是你忍不住向他看去,平静地看着对方。

  良久后,陈飞不由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行了,把那后面藏着的老家伙都叫出来吧。”

  黔南王瞳孔骤然一缩,盯着陈飞:“你竟然感觉到了?”

  不过话音落下,他那微微震撼的脸色就又是恢复了之前的俯视、轻蔑。

  而后他平静看着陈飞,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如你所愿……”

  话音落下,黔南王直接是站起身来,转身过去,对着那帷幕之后的皇庭抱拳恭声道:“几位大人,请现身吧!”

  随着那黔南王的话音落下,只见的那大殿之内,骤然是一团团的血色飓风被莫名其妙的掀了起来。

  那大殿内的半空当中,一朵朵血色花瓣犹若是飘雪一样,整片天地,在此刻仿佛是化成了血之寒冬。

  与此同时,那血色飓风当中,帷幕后皇庭内,几道身影,也是缓缓地走了出来。

  只见那些人清一色的六七十岁了,身上披着统一的暗红色花纹长袍,眉须皆白,面目枯瘦,面无表情的面庞上,有着一条条淡淡的血色纹路若隐若现。

  不仅如此,他们身上的修为气息,也是毫无遮掩的煌煌释放了出来,好似大日一般。

  也正因为如此,感受到那几位暗红色花纹长袍老者身上的修为气息,在场所有人,都是一瞬间脸色骤变了起来!惊骇的声音,随之在这大殿中此起彼伏的响彻起来。

  “嘶!这,这等可怕的修为气息爱,难,难道是……”

  “他们居然全都是圣法相境六重天存在?!”

  “五,五个圣法相境六重天?!”

  ……

  所有人骇然失色,五,五个圣法相境六重天存在,这在他们的世界与思维概念中,完全是根本就不可能会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天神般无敌存在!

  然而如今,这等盖世级别的超级强者,却是真的在他们面前现身了,而且,一来还是五个之多!五个之数量恐怖……

  所有人一下子被震撼到了极点,脸色煞白,浑身颤抖,手脚冰凉。

  而那蓝鲸、金元二人则更是一瞬间都大吃一惊起,面如土色,嘴唇哆嗦,甚至而后,他们额头上的那冷汗滚滚不停地就是涌了出来,压都无法压制下去。

  因为光是一个圣法相境六重天,对他们而言就是毁灭般的存在了,何,何况这现在还是五个……

  五个圣法相境六重天级的敌人,那是什么概念啊?!这,这下完了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修真医圣,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都市修真医圣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