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吧。”这时,陈飞扫了他们一眼,也懒得再动手了,旋即像是赶苍蝇一般挥了挥手。

  那些苍族高手顿时如蒙大赦,私底下阴狠至极的扫了一眼陈飞,而后屁滚尿流的跑了。

  见这场景,所有人安静的可怕。

  照理说苍族在他们内域后半段也算是强绝了,强者如云,底蕴深厚,可如今呢?死的死逃的逃,硬是没人再敢站出来说一句屁话,这若是传出去,恐怕苍族在这内域后半段的脸,都会被丢尽!

  不过除了她们之外,那些花神宗修士脸色也是有些难看,或是说奇怪。因为她们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以龙孙长老之尊,竟会对那人是这态度,甚至能令人看出一丝敬畏,一丝害怕……

  “飞,飞哥,你到底是什么人?”涂天一嘴的结巴,望着陈飞问道。

  “我是什么人?”陈飞扫了一眼他,淡淡道:“我和你师兄阵惊空是朋友。”

  “可,可为什么你还会我们北斗星教的阵法?”涂天此时脑子都有些混乱了,结结巴巴道。陈飞厉害也就算了,可他居然还是一位阵法师,更重要的是这之中还有他们北斗星教传承的影子,这实在令人震惊。

  “你们北斗星教的阵法?”陈飞愣了愣,旋即说道:“我之前让他教过我一段时间的阵法。”

  “那,那这三重布阵呢?你怎可能会三重布阵?”涂天穷追不舍,一个劲儿问,没办法,外人不知道三重布阵的厉害,他这个北斗星教第一阵法师妖孽,又怎么不知道呢?

  千年前,他们北斗星教以阵法、星斗为根基,铸就了这后世一千多年的霸业根基,而这阵法,自然是他们北斗星教的拿手好戏!底牌之物。

  可就算如此,三重布阵,这等堪称妖孽的技巧,在他们北斗星教立教这一千多年历史中,也仅只是有不到十个人会而已,当世如今,更是一个人都不会!

  可现在陈飞却在他面前行云流水的施展出了三重布阵的技巧,这如何不令他涂天震惊呢?

  “我为什么不可能会三重布阵?都说了,是你师兄阵惊空教我的。”陈飞这技巧自然是从传承记忆里学的,不过他又不能说出来,只能又把阵惊空拉出来挡枪。

  “我师兄教你的?”涂天嘴角抽了抽,心里一阵咆哮,他很想说他师兄阵惊空连二重布阵都是近来回归宗门,才勉勉强强学会的,又怎可能教会你三重布阵?!

  不过他也听出来了陈飞不想再说这话题,便摇了摇头,以免招人厌,没再说话。

  “小女子嫣然,多谢大人!”这时,那李嫣然冲着陈飞深深一鞠躬,谢道:“若不是因为大人出手,那苍决的纠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谢谢大人了。”

  “不用谢我,他自找的而已。”陈飞摇了摇头,道:“而且,就算我不出手,不是还有这小子吗?”

  陈飞眼神挤了挤,看着涂天。后者脸色一紧,有些不自然,旋即朝着李嫣然勉勉强强笑道:“嫣然姑娘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李嫣然此时看着涂天的眼神也有些奇怪,沉默了半响,最终只是轻轻叹了一声,道:“多谢涂天公子挂念,嫣然还好。”

  “还好么?”涂天突然不知道心里面是个什么滋味,说话说不出来,动作动作也显得有些尴尬。

  见此情景陈飞扫了他们一眼,旋即缓缓说道:“嫣然姑娘,能否单独聊聊?”

  “单独聊聊?”涂天和那李嫣然都愣了愣。后者反应还算快,连忙点了点头,道:“自然,不然大人我们到上面的乐船上说吧?”

  “好,你带路吧。”陈飞点了点头。

  跟着,李嫣然便将陈飞往那座乐船上引。涂天见状犹豫了一下,跟着还是咬牙跟了上去。

  乐船上,一座布满了禁制的房间内。

  “大人,不知你找嫣然有什么事情?”李嫣然乖巧地坐在木椅上,向着陈飞问道。

  “你是花神宗的圣女?”陈飞问道。

  “嗯。“那李嫣然点了点头,道。

  “那你认识裴婉晴吗?”陈飞又问道。

  “裴婉晴?”李嫣然愣了愣,下意识道:“前辈你是来找她的?”

  “怎么,有问题吗?”陈飞皱了皱眉头,道。

  “不,不是,没问题,只是…”李嫣然见陈飞皱眉神色一慌,连忙说道:“裴婉晴我认识她,而且她也是我们花神宗圣女之一,不过,她似乎被擎枪门的擎枪战王大人给看上了,所以,所以……”

  她承认陈飞是很厉害,可擎枪战王却是盖世无敌的王者人物,两人在她下意识中那就是天上地下!若是陈飞真和她想的一样,要跟擎枪战王抢女人,那这就未免太蠢了吧?

  为一个女人,和一位盖世王者为敌,这值得么?

  相信是个明智的人,都会知道该如何选择吧?

  “我知道。”陈飞面无表情将其打断,淡淡说道:“说说她现在的状况吧?还好么?”

  “他……”李嫣然闻言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轻叹一口气,道:“婉晴若是知道大人你会来找她,或许很高兴吧?不过,她现在可不太好。”

  “不太好?为什么?”陈飞眼神凝了凝,道。

  “不知为何,她似乎有些抗拒成为擎枪战王的女人,又一再拖延时间,所以,前些日子宗主大人大怒,将其关押到风裂谷当中了。”

  李嫣然神情有些复杂,低声道。

  说实话,她一直都不太理解裴婉晴是怎么想的,能得到擎枪战王那等盖世传奇人物的亲睐,这不该是她们的荣幸,她们的福分吗?

  为什么要抗拒,为什么要拒绝?!

  “砰!”

  陈飞手中的茶杯,一瞬间裂成了粉末!

  恐怖的气息释放出来,令那李嫣然差点快要窒息了。

  不过很快,那气息就渐渐消失了。

  李嫣然恐惧望着陈飞。后者沉着脸看着她,沉默良久,淡淡问道:“风裂谷是什么地方?”

  “那是我们花神宗专门用来关押罪人的禁地!活人进去,不死也会脱层皮。”李嫣然说道。

  “该死!”陈飞拳头攥得很紧,咯吱响,满脸都浮现出阴郁之色,咬牙切齿道:“能告诉我那风裂谷在什么地方么?”

  “你想干什么?”李嫣然闻言吓了一跳,道:“大,大人,那风裂谷不仅是我们花神宗的禁地,而且还是一位玄天位王者老祖修炼的道场,你若是想去硬闯,会出大麻烦的!”

  “这不用你操心。你只需要将那风裂谷在什么地方,告诉我就行了。”陈飞缓缓道。

  迎上陈飞那阴郁的眼神,李嫣然内心颤了颤,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咬牙道:“那好吧……”

  很快,李嫣然将风裂谷的具体位置告诉给了陈飞。陈飞也立即从房间内离开了。

  望着陈飞离去后,那空荡荡的座位,李嫣然神情渐渐茫然、复杂起来。

  “裴婉晴,这就是你拒绝擎枪战王的理由么?可为什么同样是女人,你却如此好运……可那毕竟是擎枪战王,为了他,真的值得么?”

  话音落下,房间内陷入了深深地沉默。没有人回答她。

  ……

  花神山脉深处,百花宗后山禁地。

  庞大的石峰耸然而立,孤零零的草屋顶着刺骨的寒风,隐隐间释放者些许令人毛骨悚然的孤独、冰冷。

  而在那草屋内,一道倩影静静的缩在一团,双手抱着脚,给人感觉可怜又心疼的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草屋外,花尊萧蔷平静的立在那里,久久后,才见其轻叹一声,说道。

  “你难道还没想明白?这世上从来都是实力为尊,擎枪战王贵为玄天位王者,即便是诸多同阶强者,都怕他,多少人想得到他的亲睐,却连一眼关注都没有,你是幸运的,知道么?”

  草屋内的裴婉晴娇躯缩了缩,眼神埋到了胸口,没反驳,却还是深深叹了一声,就再没了后续的声音。

  “哎!”见状那花尊萧蔷也是叹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扔下一句话,转身就离开了。

  “算了,记着,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洛秋白,那就别再耍什么小性子,不然不仅你会遭殃,那外域你心里面惦记的那人,也会死无葬身之地,你明白了?”

  “我,我……”裴婉晴浑身一颤,眼神死死盯着地面,声音都是在微微的颤抖。屈服并非是她的所愿,可擎枪门却以陈飞来要挟她,她彻底没了办法,只能妥协。她死没关系,可她不可能眼睁睁见到陈飞因她而死。

  但这时,她眼神却猛地缩了缩,随后死死盯在那地面上一片区域,只见那细小的石子一阵运动,跟着居然组成了六个字!中文字!

  没事了,我来了。

  “这,这是……”

  裴婉晴死死捂着嘴巴,一双美目爆发出不可思议的神采,眼眶也是忍不住泛起了一圈湿意,难以置信喃喃道:“老,老公,是你么?”

  下一秒,那草屋门微微摇动,跟着,一道人影缓步从那外面走了进来,一双泛红、愧疚的眸子,低着,望着裴婉晴。

  “对不起,我,我来晚了。”

  扑!望着那身影,裴婉晴美眸直接是瞪圆了,旋即爆发出狂喜,砰一声,她整个人都直接撞入了陈飞怀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修真医圣,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都市修真医圣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