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当日,夜幕渐要降临,翠湖边上的一栋灰墙灰瓦四合院内。

  几张藤椅,一张木茶几,可却有数位老者围在坐在那里。摆放在面前的粗茶都已经是微凉起来。

  只见那其中一位老者老态龙钟,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气势却极为非凡。此人不是别人,竟是自京都远道而来的许东田,许老爷子!

  此时,只见其远望着昨日一战后狼藉的翠湖周围,忍不住心绪复杂,深深的感叹,道:“人力竟是能够达到如此惊天的程度…简直是令我等骇然啊。”

  在他身侧,另一位老者身穿着中山装,带着老花眼镜,满头银丝,也是看起来极为老态龙钟,可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气势,能让人心神凛然!

  不出意外的话,这位老人曾经也肯定是位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是啊……正一道长,你观这战斗的波及程度…你说昨日大战的几人与你比起来,谁强谁弱?”

  那老者抬了抬老花眼镜,向着身旁一位身着古装,手持拂尘的道长面容凝肃问道。

  “我?”

  那身着古装,手持浮尘道长摇头苦笑了笑,直接是说道:“元龙长你这是太抬举我了。昨日大战那两位,据传言所说乃是白蛇教五鬼级的人物,以及白骨宗贺氏两兄弟……”

  说到这,他微微一顿,

  眼中直接是浮现出凝然之色,缓缓道:“他们的修为,起码是在真人境三重天,甚至三重天巅峰。我这点微末伎俩才堪堪初至真人境二重天……完全是天壤之别,无法比较。”

  “嘶!”

  那被称为是‘元龙长’的老者眸子缩了缩,直接是忍不住倒吸凉气起来!显然是被‘正一道长’这话给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位正一道长可也是巨灵秘境当中,‘两教、三宗’之一——正清教的厉害人物!

  他曾亲眼所见,一伙金三角地区数千成员之规模庞大的地方反叛军组织,因招惹到正一道长头上,不到半小时便被全军覆没了。一个还能安稳站着的都没有。

  所以一度在这位老人心中,像是正一道长这种级别的高手,已经是属于神仙般难以企及,甚至难以想象的地步了,可现在呢?

  可现在正一道长却说,他甚至连与昨日那大战双方诸人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这如何令他心里面不震惊?

  这世上,真有比正一道长这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层次人物更强悍,更离谱的存在?老人忽然感觉脑袋有些晕,说不出话来。

  而那许东田许老爷子显然也是深知道正一道长厉害的。

  此时见正一道长居然这么说,双眼也是忍不住流露出淡淡震撼之色,情不自禁,喃喃自语道:“那看来待会儿一定是要好好向那臭小子问问了。这样恐怖的人物,若是一个控制不好,实在是太危险了……他真有办法应付吗?”

  一旁,那带着老花眼镜老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若非事关重大,牵连甚广,以他们的身份,怎会亲自到这城阳县来?

  因为这确实是太事关重大了,要一个处理不好,那恐怕是会引起国家动荡的……

  “长,陈长来了。”就在此时,一位身穿警服,背着枪的警卫人员领着一道年轻身影走了进来。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陈飞。

  “hi老头子,你不在京都好好享清福,怎么跑来我们这破地方受罪了?”陈飞一走进来便笑眯眯的打招呼道。

  “你这臭小子还好意思说,你以为我这把老骨头愿意这么折腾啊?还不是你小子这次给我们捅出这么大窟窿…现在上面一团乱,每一位神经都是高度紧绷着的。”

  许老爷子没好气的白了陈飞几眼,又伸手介绍道:“我来介绍一下,老汤,这就是我和你说那小子,飞豹的陈飞。陈飞,这是和我一个辈分的汤元龙,现在是总海6空司令部的头头儿……还有这位是正清教的正一道长。”

  “汤长?!”陈飞闻言吃了一惊,这才感觉老花眼镜老人面容是看起来那么熟悉。原来是开国大典上曾站在许东田许老爷子身后两位的老红军……

  “汤长你好,我是陈飞,你要是不介意,叫我名字就好了。”陈飞笑了笑,开口说道。

  话音一落,才见其眼神平淡的落到了正一道长脸上,微微点头笑道:“见过道友。”

  只是那态度却显得比之前平淡了不少。

  正一道长微微皱眉,汤元龙汤老长也是不留痕迹皱了皱眉,眼神向着身旁的许东田许老爷子瞄了一眼。

  后者心领神会,做出一副微微恼怒的姿态向着陈飞说道:“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态度?快给正一道长道歉,我告诉你,正一道长可是正清教前辈高人……”

  “前辈高人?”陈飞轻笑着瞥了一眼那立原地未动,也没说话意思的正一道人,扭了扭脖子,出咯吱响声,无所谓般淡淡道:“老头子,我们修真者之间有自己的规矩,你就别管了…你说是吧?正一道友。”

  后者闻言脸色微变了变,看着陈飞,而后勉强是笑着点了点头:“嗯……”

  不过片刻后又见其眼神落到了陈飞脸上,目光有些阴霾,淡淡道:“听说陈道友今晚要在这翠湖之上约战白蛇教、白骨宗高手,对于此战,你可有把握?”

  陈飞眸子闪了闪,突然笑了,说道:“有把握又如何,没有把握,又如何?”

  “喂臭小子你怎么……”许老爷子以及汤元龙长都是脸色一变。许老爷子连忙开口说道。

  可这时候,那正一道长却突然伸出手,拦住了许老爷子的话。

  他看着陈飞,脸色有些阴沉,淡淡道:“看来正一得冒昧请教请教阁下你的实力了……若是没有把握,又何必放出那种话,丢人现眼?”

  显然他此时也是微微有些恼怒了。

  陈飞的年轻,他看在眼中,如此年轻的人就算是再天才,再妖孽,又能厉害到哪去?

  可以说他在第一眼见到陈飞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给出了很低的分数,更何况现在,陈飞在他面前的姿态还那样狂傲,如同是前辈高人一般,这怎能令他心中舒服?

  再有,白蛇教、白骨宗皆为魔门邪道,无论是行事风格亦或是手段,都极为残忍!若他们仅因为这样一个不知所谓、狂傲之人被牵连到,也实在是不甘愿啊。

  “正一道长消消气,消消气。都是自己人,何必闹到这种地步?”见陈飞和那正一道长居然刚起来了,许老爷子以及汤元龙长都是色变起来,劝阻道。

  许老爷子更是偷偷给陈飞‘来了一下’,狠狠瞪了一眼陈飞,使眼色:“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正一道长道歉?”

  “道歉?”陈飞嘴角掀了掀,摇摇头道:“这位正一道长恐怕还受不住我陈飞的道歉。行了,老头子你放心吧,他若是想对我出手,不妨出手试试。”

  “你这臭小子怎么说话呢,哎,正一道长你消消气,小孩子都这样,还不懂事…咦,正一道长你怎么……”许老爷子说着,突然眼神滞了滞,目光惊疑不定的望着正一道长。

  因为此时,在他面前,不知为何正一道长竟诡异的浑身颤抖起来,滚滚汗珠涌了出来,打湿了道袍。再然后就见其眼神恐惧的望着陈飞,就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无比的绝世大凶一般……

  “你,你小,小陈,你对正一道长做了什么?”汤元龙长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眼神颤动望着陈飞,有些结巴道。

  “啊没什么,就是让某些人稍微清醒清醒……”陈飞笑着说道,那正一道长才像是从什么噩梦般的场景中挣脱,瞬间瘫软在了地上,浑身是汗,像是被水浸泡过一般。

  下一刻,就见其摇摇晃晃起身,眼神带着浓厚敬畏以及些许恐惧望着陈飞,颤巍道:“正,正一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前辈赎罪。请,请前辈赎罪。”

  “正一道长你……”汤元龙、许老爷子同时浑身颤了颤,惊疑的望着正一道长。

  可此时的正一道长,却已经是没空理会他们了。

  因为就在刚才,陈飞刚说完他敢动手试试,一股恐怖到令人灵魂颤栗的气场便直截了当,犹若是山岳般狠压在了他身上!令他瞬间像是见到了死亡,喘气都成为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这样的感受,如此恐怖的气场,他哪还能不知道眼前这笑呵呵的年轻人,绝对是远比他正一厉害一百倍!甚至一千倍的恐怖人物。

  人家现在愿意和你说话,这都是看的起你了,可他竟还敢说这弄那的……说难听点,简直都是活腻了,自找的!

  “现在脑子清醒了?”陈飞似笑非笑望着他,问道。

  “清醒了,清醒了!前辈盖世神威,正一不敢冒犯,不敢冒犯……正一道长满头大汗,卑微的说道。

  正如陈飞所说,修真者之间有自己的规矩。你一个弱者敢在强者面前耀武扬威,摆姿态端架子,人家就算是宰了你,那顶多也只能算是脾气不好,而你呢?

  被人宰了,那也是活该啊!

  “这,这……”见此情景,那许老爷子以及汤元龙老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张大了嘴,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毕竟在他们看来,正一道长那可是连他们都必须郑重以待,不敢轻慢的人物!可现在呢?

  可现在在陈飞这样一个小年轻面前,他却竟怕成这样,如此前倨后恭,这种落差感,实在是真有些令人无语……

  但与此同时,一抹深深地震撼,也是悄然无息从他们心间攀爬而上了。能让在他们心中都堪比是神仙的正一道长怕成这样,这陈飞,这臭小子,究竟是厉害到了什么地步啊!?

  “老头子,汤长,我先暂时失陪一下。”

  陈飞瞄了一眼那窗外的翠湖,翠湖上有一木床,床头隐约有着两个蓑笠翁的身影。

  “前辈要去迎战了吗?”正一道长脸色一惊,紧张道。

  许老爷子也是脸色变了变,凝然道:“小心一些。安全最重要。”

  “土鸡瓦狗一群而已…看我去敲爆他们狗头!”

  陈飞笑着推开门,背影无比自信。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修真医圣,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都市修真医圣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