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强烈腐蚀力量的黑水似是刮骨刀,又似可以磨下钻石粉末的沙轮,不停地在蓝色光罩外面旋转磨砺。

  夜河王对自己的玄河惊夜兽神决很有自信,这种基因术的力量不如绝牙之力那般强横,可以一击撕裂敌人。

  可是那种腐蚀和消磨的力量,却连王级之器也抵挡不住,就算是神化之器,只要时间足够,也能磨下一些尘埃。

  夜河王不相信韩森拥有神化之器,就算有神化之器,以韩森的侯爵级力量,也不可能发挥出十成威力,就算发挥出十分威力,也肯定坚持不了太久。

  异宝的规则如此,夜河王相信自己的力量一定可以破开韩森的光罩防御,把他致于死地,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现在夜河王只希望其他月之狭的王级强者,晚一些发现他的动作,免得坏了他的好事。

  只可惜夜河王不会明白兽魂与异宝的区别,侯爵级发挥不出高级异宝的全部威力,但是兽魂却可以。

  异宝需要使用者的力量支撑,兽魂却不需要。

  在那如同无数个沙轮一般旋转的黑水轮之中,魔虫王结界却是一点伤痕也没有。

  半神化级的结界收缩到只有一人大小,其防御力之变态,没有半神化级的实力根本打不破,也就是能够磨去一点点尘埃而已。

  对于王级的力量来说,这已经十分令人惊奇。

  “夜河王的这种力量到是有些意思,虽然攻击力不是最强,但是这种腐蚀摩擦的力量,却是有些门道。”韩森饶有兴趣的看着外面如同沙轮一般旋转的黑水,一步步向着前方行进。

  结界也随着韩森的移动而移动,顿时破开了黑水向着前方而去。

  夜河王看到黑水翻腾,里面的蓝光越来越清晰,韩森竟然顶着他的玄夜惊河兽神决走了过来。

  “好厉害的异宝!”夜河王脸色微沉,看着韩森顶着蓝色光罩竟然破水而出,从里面走了出来。

  不过夜河王似是早有预料,到也不着急,夜河王往腰间一摸,一个黑色的齿轮月刃出现在手中,对着韩森直接斩去。

  旋转的齿轮月刃带着玄夜惊河兽神诀的力量,向着韩森的魔虫王结界席卷而去,如同沙轮一般的力量撞击在魔虫王结界之上,磨的火花四溅,发出吱吱呀呀的刺耳声音。

  “我看你挡的住多少!”夜河王阴声说道,手中一对齿轮月刃疯狂斩杀,一道道惊天黑水轮不停的斩在的蓝色护罩之上。

  韩森却是不理,自顾自的向着刀锋星之外走去。

  夜河王开始还自信满满,只想赶在其他诸王发现这里的情况之前破开韩森的护罩,把韩森斩杀当场,到时候米已成炊,就算有人对此有意见,也不能真的杀了他夜河王给韩森抵命。

  更何况韩森并不是瑞贝特族,始终是一个外人,若非通过集体决意,也不能瓜分伊莎的遗产。

  可是一道道黑水轮斩在小小的蓝色护罩之上,犹如一个个摩天轮一般大小的沙轮在护罩之上疯狂磨动,却始终没有能够把那护罩磨开。

  而且夜河王已经不知道斩出了多少道黑水轮,那护罩承受了那么多的力量,竟然一点也没有动摇的意思,韩森也没有吃力的表情,好像根本不需要用力似的。

  “不可能……无论那是什么样的异宝……都需要力量的支撑……”夜河王脸色越难看,更加发狂的攻击护罩。

  可是完全没有用,一个个巨大的黑水轮斩在护罩之上,同时摩擦护罩,然后黑水轮越磨越小快速消失,不知道磨去了多少个黑水轮,就算是一个星球也应该被磨成尘埃了,那护罩却依然没有半分损伤,只是偶尔被磨下一点点蓝色星光,几乎没有影响。

  夜河王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已经心动了月轮王等强者。

  “夜河王,怎么如此胡闹,刀锋才刚刚逝去,他竟然就要杀刀锋唯一的弟子,让月之狭的诸多弟子怎么想?”月轮王的脸色有些难看。

  黑月王看到这一幕,先是脸色一沉,然后又笑了起来:“夜河王啊夜河王,你如此不顾脸面去杀一个后辈,竟然还杀不了,王级强者的脸面也是被你丢尽了。”

  月之狭的几位王者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之后,脸色都变的有些古怪起来了。

  夜河王的力量他们自然很清楚,论攻击力也许不是最强的,但是只要给他时间,就算王级之器也会被他磨碎。

  韩森的那个蓝色护罩,在夜河王那般疯狂的碾压磨砺之下,竟然一直不为所动,这实在有些太过惊人。

  “那到底是什么异宝,竟然在一个侯爵手中就有那般的防御力?”诸王心中都是暗自猜测。

  韩森一步步踏出刀锋星,夜河王拼命的斩杀,可是却显得那般无力,根本难以阻止韩森前行。

  夜河王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已经撕破脸皮做到了这种地步,却连韩森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这让他情何以堪。

  吼!

  夜河王仰天怒吼,身上的黑水之力冲天而起,一身力量疯狂爆发,齿轮月刃交叉斩杀向已经踏出刀锋星的韩森。

  齿轮月刃直接破空而出,带着狂暴的黑水之力直接斩击在蓝色透明护罩之上,这对王级之器疯狂转动,齿轮绞磨着蓝色护罩,发出刺耳的声音和火花,几乎把整个夜空都给照亮。

  原本刀锋星被托管,所有生物都已经离开,只有王级强者发现了这里,现在却是连许多一般贵族都看到了那星空中爆发的火花。

  一众贵族惊讶地看着天空中被蓝色护罩包裹着的韩森,和那一对带着黑水之力的齿轮月刃,都露出惊讶之色。

  “那不是夜河王的那一对王级之器锯齿月轮刃吗?怎么会……”

  “韩森怎么招惹了夜河王,竟然会被夜河王用锯齿月轮刃绞杀?”

  ……

  天空之中火花四溅,犹如烟花,那一对锯齿月轮刃疯狂绞磨,可是渐渐地,诸多王公贵族惊骇的发现,韩森身外的护罩没有被绞开,那对锯齿月轮刃上面的锯齿却一个个被磨平,原本的齿轮月刃变成了无牙的环刃,却依然没有能够破开韩森身外的护罩。

  “玄河惊夜兽神决不过如此,夜河王也不过尔尔?”韩森的轻描淡写的声音传遍月之狭,完全无视那对月刃,直接踏空而行,宛若神子御风。

  夜河王眼中几乎喷出血来,却是难以阻止韩森半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韩森踏空而行,不急不徐的离去,心中的无力、羞恼、绝望、愤怒等等情绪一起涌来,让夜河王只感觉胸中气血翻腾,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神基因,超级神基因最新章节,超级神基因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