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中原

小说: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8-11-17 17:09: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坐在墙头,孟婆,甄子,凤儿同黑妞望着余生和清姨先后回大堂。

  “啧啧,看见没,你们掌柜才是高手。”甄子回头说,“不动声色的占人便宜。”

  “现在俩人只隔窗户纸,你们掌柜这么亲昵试探,迟早会成功。”甄子侃侃而谈。

  黑妞领教,频频点头,孟婆冷不丁道:“你与人谈过情说过爱?”

  甄子一顿,凤儿乐了,黑妞停止点头,怀疑的看着甄子。

  “带把儿的不是好东西,就知道脱裤子干那事,谈个屁的情。”甄子恼怒的说。

  她生气,是因为生命里少了这一块。

  凤儿在旁边不同情,甚至还幸灾乐祸,同时天涯沦落鬼,当然要相互奚落。

  孟婆瞥她一眼,“你笑什么笑,你倒是谈情说爱了,就是把自己给谈死了。”

  凤儿也笑不出来。

  后面几天,余生是在酒窖度过的,一来做出操劳的假象,二来也是为防止清姨盗酒喝。

  别的时间就是做饭或与练字,不让小姨妈离开自己的视野。

  如此过了五天,在余生稍有松懈时,还是让她得手了。

  这天,余生正在后院打扫,前面传来嘈杂声音,正在余生疑惑时,叶子高跑进来。

  “掌柜的,快出来看,大道上有江湖仇杀。”叶子高说。

  “什么江湖仇杀?”余生把扫把放下,跟着叶子高走进大堂。

  大堂只有清姨在,旁的人或站在外面台阶上,或在河岸。

  余生跟着出去了,挤过人群来到河边,见对面大道上,在石桥边站着一人,身旁停着一匹健马。

  这人头发很长,额头上绑着一条布带,将头发束在身后,穿着粗布衣,腰间系有革带。

  他腰间有一把刀,但不是挂在腰上,而是插在革带上,又横在胸口,这让刀柄左右触手可及。

  他杀气腾腾的目视前方,有风吹动发丝扰乱视线,眼却眨也不眨。

  “中原人?”余生说,中原人惯用刀,他们用刀的姿势也是如此。

  说起中原,余生记着说书人说过一句话,如果恨一个人,把他送到中原。

  在圣人陨落之后,因为在四荒之王疆域中间,中原彻底成为无主之地。

  在中原,妖魔横行,杀戮遍地,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那片肥沃的土地,几乎是用鲜血浇灌起来的。

  但中原也有自己的浪漫,多有慷慨悲歌之士,有士为知己者死的刺客,亦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游侠。

  人性在那里绽放出凶与恶之花。

  叶子高把余生喊出来的时机正合适,这汉子直视前方,看一辆马车从南方驶来。

  空气凝重,拉车的马脚步迟缓,一步一步走近。

  在马车走到水车旁时,桥边人终于有了动静,他缓缓走几步,站在大道中央,拦住马车去路。

  余生这时才发现,桥边人左腿有恙,走路时全靠右腿拖着走。

  马车走的更缓了,忽然帘子被挑开,一梳着羊角辫,稚嫩而可爱的小姑娘探出头。

  一群山狼见有人在牌坊外,当然不会放过改善伙食的机会,十余条山狼向车和桥边人围去。

  小姑娘看见山狼,不仅不怕,还高兴的指着,“爹,快看,好多大狗狗,咦,有条狗狗好丑。”

  那是被追杀的狗子。

  “妃儿,那是狼,不是狗,一定要认清楚。”车内一男子伸出手把帘子放下去。

  他顿了顿,许是看到了狗子,又道:“那条丑的倒是一条狗,而且是条好狗。”

  在他们说话时,一头山狼向大道中央的桥边人扑去。

  余生只见桥边人的刀鞘一开一合,扑向他的山狼胸膛冒出一朵血花,溅在桥边人衣服上。

  别的山狼向马车发难,有三条山狼同时间跃起,有袭击马的,有袭击赶车人的,也有向往车窗跳的。

  三朵银光乍现,三头山狼几乎同时毙命。

  “啊哦哦”一声短叫,白色山狼召回还要袭击的山狼,它知道这群手下不是他们对手。

  桥边人不理落荒而逃的山狼,拖着残腿向前走几步,“洛城,洛下。”

  马车的帘子又被挑开,小姑娘先探出头,“爹爹,大叔的腿怎么了?”

  “被人砍了。”车内的男子道:“妃儿,跟着你娘,呆在车里不要动。”

  说罢,男子从车上下来,衣着华丽,腰间插着一把刀,一脸正气。

  “捉妖天师,江鱼?”桥边人洛下问。

  “正是。”男子说。

  “十年前,你路经洛城,以降妖之名将我妻子杀害,今天,我为此而来。”洛下说。

  “捉妖天师除妖,天经地义。”江鱼摸了摸自己的刀柄,“你妻子乃狐妖,我是为民除害。”

  “她是我妻,你杀她,我报仇,也是天经地义。”洛下说。

  “十年前,你已败过。”江鱼看着他那条残腿。

  “杀妻之仇,不死不休。”洛下手搭在刀柄上。

  河对岸的余生听他们说话,对白高兴说:“看到没有,捉妖天师也是个风险职业。”

  余生说着,悄悄取出一张模拟卡,方才两人各出一刀,着实惊艳,余生得复制下来。

  捉妖天师江鱼不退缩,许是怕车里女儿看到血腥,向前走十余步,相距洛下只有四步。

  “爹爹…”车里的小姑娘担忧,江鱼回头微微一笑后上下打量着洛下。

  洛下也在打量他。

  片刻后,洛下先动,右腿一踩地,身子瞬间前移扑向江鱼。

  江鱼稍落后一步,手握刀柄向洛下迎去。

  两道银光一闪而没,两个人错身而过,只见江鱼捂着胸口,血止不住留下来。

  “料,料不到一介农夫,十年练成了这么快的刀法。”江鱼苦笑,“孩子……”

  洛下道:“中原规矩。”

  “谢了。”江鱼神情略松,“噗通”栽倒在地上。

  “爹爹。”在车上小姑娘嘶喊中,江鱼的眼角滑过泪水。

  河对岸的余生目瞪口呆,“不至于吧,一招见生死,当着孩子的面儿?”

  “中原向来如此。”白高兴说。

  洛下转身,这时余生才看到,他的胸口也在流血,但伤不及要害。

  他浑不在意伤口,蹲下身子把江鱼的刀抽出来,擦干上面血渍,又插入剑鞘拿在手中。

  他站起身,拖着残腿向马车走去,引来小姑娘痛彻心扉的尖叫。

  一妇人抱着小姑娘,惊恐的看着渐渐走近的洛下。

  “他不会对孩子动手吧?”余生一惊,顾不上看模拟卡复制的谁的刀法,推着白高兴要赶过去。

  不过余生很快止步了。他见洛下把剑放在马车上,“洛城,洛下,若要复仇,尽早来,我无后。”

  说罢,洛下躬身行礼,转身走自己的马,艰难爬上马背后,一拍马臀,径直向北去了。

  只在桥边留下一缕尘烟,在告诉余生,什么是中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有妖气客栈,有妖气客栈最新章节,有妖气客栈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