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零二章 龟字

小说: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8-11-17 17:09: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日落西山,斜阳余晖洒满长街。

  坐在桥头,昨日还曾有人坐身旁,夸赞天籁之音,今日伊人已去,空留寂寞。

  余生提着一壶酒走过来,同行歌一同坐在石桥上,双腿垂在河面,见有鱼游过。

  狗子也跟过来,在余生旁边转着玩儿。

  “一位李大爷曾经说过,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余生倒酒时说。

  他把酒杯递给行歌,“当然,后半句我是不赞成的。”

  行歌接过一笑,“哪位李大爷说的,居然如此有才情?”

  行歌来自中原,随着圣人造字,诸多圣人纷纷涌现,为中原后人留下不少诗歌艺术。

  行歌从小浸染其中,又因歌而常读诗句,这点鉴赏力还是有的。

  “别管哪位李大爷说的,这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余生与他碰杯饮酒。

  余生指着狗子,对行歌说,正如狗子一般,它虽丑,但生来便令人退避三舍,这不正是它最大的用处?

  不像别的狗,长的好看,却连叫都不会叫,让人把家盗走了都默不作声。

  “我怎么听你这话是在骂我?”行歌见余生拿狗子劝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

  狗子白他一眼,转身把屁股给他,顺着大道向黄鼠狼土丘去了。

  “只是向你说一个道理。”余生说,“唱歌难听怎么了,有的人想唱难听还办不到呢。”

  末了余生加上一句,“我就不行。”

  行歌看他一眼,这人说话这么招人恨呢。

  “人普遍有一误区,即唱歌是用来娱人的。”余生回头看着行歌,“你要也这样认为,就太看轻自己了。”

  一位真正的歌者,唱的是自己,只为娱己,不为娱人,唯有唱出自我,方成伟大。

  “这就像厨子烧菜,有的人喜欢咸口,有的人喜欢甜口,众口难调,你在旁人那里永远得不到满意的答案。”

  “所以呢,凭什么唱歌要好听?偏要难听,偏要让人捂耳挠心,别人越不让唱,越要勇敢的唱。”

  余生认真的盯着行歌,“天道不知凡几,谁言唯有动听方得道,难听也可以,而你最有潜力。”

  他又把目光放在东面山林,“至少这世间,曾有人爱听你唱,为了她,你也应该唱下去。”

  见行歌在沉思,余生又倒两杯酒,在敬酒时心里默念:“少年,干了这碗毒鸡汤。”

  行歌敬酒,然后望着河面上的残阳不知在想什么。

  余生仰头躺在石桥上,望着湛蓝的天空,不见被染红的晚霞,只有一只鸟儿孤独的飞过。

  在儿时,余生时常躺在石桥上这般望天空,当时风在林梢鸟儿在叫,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呆了片刻,余生站起身,把酒留下,独自一人回客栈了。

  那时的余生孤独,只因为老余太闷,仿若背着什么深仇大恨,不是一个好谈心的人。

  现在不同了,余生有了小姨妈,自可以在她身前纵情玩笑欢乐。

  人这一辈子,最幸运的莫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陪她一起让毫无意义的人生变得有意义。

  老余沉闷,是因为陪他的人丢了吧?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余生走到客栈门口时,后面又起了歌声,逼着余生快走一步,跳到客栈里面。

  白高兴捂住耳朵,向余生竖起大拇指,“高,掌柜的,经你一劝,不仅唱了,而且更难听。”

  余生叹口气,“为了防止妖兽下山,忍了吧。”

  黄鼠狼和狗子刚走到石桥,陡然响起了歌声,吓的黄鼠狼差点跌到河里。

  “你大爷。”本想问像不像人的黄鼠狼赶忙绕道走,在这歌声面前,它实在没嚣张的勇气。

  进到客栈,见余生在,黄鼠狼道:“余掌柜,高啊,这歌声在门口一响,保准妖兽不敢过来。”

  这是唯一的安慰了,不然这歌声整天在耳旁响起,余生会忍不住揍行歌的。

  也不知乡亲们怎么忍住的,或许在生存面前,这抓心的噪音自然成了悦耳的音乐吧。

  “最近山林里不太平。”黄鼠狼又说。

  “怎么了?”余生问它。

  “出现了不少厉害的妖兽,整的外面的山林整天争斗不断。”黄鼠狼说。

  他又告诉余生,他总觉着土丘周围有不明东西对整个黄鼠狼群虎视眈眈。

  “我兄弟很少那样芒刺在背,整天忧心忡忡的。”黄鼠狼说。

  他兄弟快被逼疯了。余生不说话,他知道,那眼神绝不是什么虎,而是鬼视眈眈。

  加上甄子,现在白骨带着伥鬼,凤儿四个鬼,整天在土丘周围游荡,准备对黄鼠狼他兄弟黄仙儿动手。

  伥鬼她们是自愿的,余生也曾想过出手帮忙,被白骨拒绝了。

  黄鼠狼道:“让狗子日后少去土丘,我那兄弟现在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了。”

  说的给过似的,若不是忌惮狗子后面客栈的清姨,黄仙儿早把狗子炖汤了。

  不过现在他不敢喝汤了,因为只要见到水,总有一具骷髅在碗底张着嘴向他说什么。

  虽然听不见,但骷髅眼洞里妖异的光,让他明白绝不是好话。

  这让黄仙儿饮水时,只敢闭着眼喝。

  说到水,叶子高提着一桶水走进来,“掌柜的,我怀疑水里的三足龟想爬出来。”

  方才叶子高打水时,又听见井里“噗通”一声,想来三足龟又跌回井里了。

  “这三足龟是不是那三足龟的祖宗?或许搞错了。”余生说。

  这三足龟忒弱,居然一口井也爬不上来,而那头是可以起飞和迫降的。

  “你见过乱认祖宗的?”白高兴说,他们一同走向后院的水井。

  余生低头向井下看去,黑黢黢的,但可以看见井水折射的井口光芒。

  “让我看看。”黄鼠狼趴在井沿上向下望,“嘿,还真有一龟。”

  余生把它推走,“在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

  “暗处呢,你不是黄鼠狼,当然看不见。”黄鼠狼得意的说罢又探头出去。

  “它是不是有三条腿?”余生问。

  被龟背挡住了,黄鼠狼看不见,“哎,这龟背好奇怪。”

  “怎么了?”余生说。

  “龟甲为丹色,龟背上纹路为青色,像一幅图,又像一个字,我不认识。”黄鼠狼说。

  随后黄鼠狼又惊“咦”一声,见龟背下有细微的光亮。

  余生追问道:“什么字,你比划一下。”

  黄鼠狼笨拙的比划,余生耐心看完后脱口而出,“龟字。”

  随即他又纳闷起来,因为这“龟”字不同于现在大荒所书写的龟字,这字要更复杂,更多变,更难认。

  将两者放在一起,很难联想成一个字。

  余生从未见过,但不知为何,一眼就认了出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有妖气客栈,有妖气客栈最新章节,有妖气客栈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