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章 圣人之城

小说: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8-11-17 17:09: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在洛文书期待之中,清姨扫余生一眼。

  “当然知道,圣人之城,天下谁人不知。”清姨故作轻描淡写。

  洛城为造字圣人所建的城池,也是神圣之战的起端,自那以后,神圣之战延续上千年。

  神圣之战为天神与圣人率领的人族之间的战争。

  当时所有天神、神兽全站在天神一端,对抗中原诸多城池的圣人。

  也有意外,天神中唯一的叛徒就是东荒之王,她给出的理由也很荒唐。

  “我觉着人族弱,帮他们一把,这样才有意思。”被西王母质问时,东荒之王说。

  奈何三王对一王,最后战争以圣人死亡大半,众神艰难战胜人族而告终。

  圣人之一的洛城圣人陨落,灵魂被灭,陷入万劫不复的混沌之中。

  圣人之子也被杀死,但因有贵人相助,得以逃入轮回。

  经这一战,包括洛城之内,诸多城池被毁,许多百姓选择背井离乡,逃到了四荒之地。

  人烟阜盛的中原自此衰落,不现繁荣。

  剑囊镇正是背井离乡的先祖,屡次迁移后才到此处定居创建的。

  当然,这历史已经很悠久了,久到整个扬州城百姓早忘记了这些历史。

  城主之所以记着,不只因为她曾经历那场血战,也因她家人全死在那场战斗中了。

  老余祖上,不,后人,也不对,反正一族隐姓埋名于此,清姨觉着不能轻易暴露他们的身份。

  “不错,圣人之城。”洛文书叹息,“只可惜圣人已去,人族再也回不去那段时光了。”

  清姨坐下为自己倒杯茶,问道:“你找洛城主后人作甚?”

  洛文书坐下来,靠近清姨伸出食指,“现在距离圣人陨落正好一万年。”

  清姨饮茶时抬眉看他,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余生忙插在他们中间,隔开些距离,“一万年,一万年怎么了?”

  洛文书让了下位置,铿锵有力道:“整整万年,人任由各路神妖兽欺凌,山林不敢进,湖河不敢下。”

  整整万年,人供奉众神,托庇于妖神之下,求生于泥沼之间,命若草菅。

  整整万年,生活在朝不保夕,灾祸横行,陷于惶惶不可终日之中。

  整整万年,粮食,童男童女,处女成为人为生存而付出的代价。

  “足足万年,”洛文书坚定的看着俩人,“现在人族是时候走向复兴,重现昔日荣光了。”

  迈出复兴的第一步,便是请回圣人后裔,唤回他们血脉中关于祖先的记忆,再造圣人。

  “唯有请回圣人,方能对抗诸天神魔。”洛文书说。

  他决定请回圣人后裔,在洛城废墟之上,号召各方有志之士,重建洛城。

  洛文书所言不虚,在大荒之上,人族生存只有两种法子,或被人仙所建的城池庇护,如扬州城。

  或被神、妖、兽所建的城池庇护,以粮食或苦力甚至为奴来求得苟延残喘的机会,如妖城。

  在城池之外,全是神、妖、怪、鬼、兽的世界,人处于最底层,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

  即便城池也是如此,仙人所建之城池,敌不过那些天神的城池。

  “现在已经有不少圣人后裔返回了中原,但洛城圣人之后是最重要的一位。”洛文书说。

  当年神圣之战的起端为洛城,源于洛城圣人仓颉窥探天道,以致造化灵秘之气泄尽而无遗。

  所谓而天雨粟,鬼夜哭,正是如此。

  “对抗诸天神魔?”清姨扫余生一眼,犹豫片刻后还是道:“那你应该去扬州城找找。”

  “扬州城不少百姓的祖上是由中原逃难来的。”她说。

  余生年纪尚幼,文不成武不就,还是不趟浑水的好,而且老余尚在,也轮不到这孙子出头不是。

  至于以后,余生何去何从,还是他自己拿主意吧。

  但在清姨心中,她不想再来一次神圣之战。

  她依稀记着山河倾覆时的白骨塔,依稀记着中原血河的欢唱,不想再一次失去亲人。

  得到清姨提示后,洛文书又一次怀着期待的心情上路了。

  但余生不高兴,因为自从洛文书走后,小姨妈就暗自神伤起来。

  “怎么回事,你又不认识他,走就走了,担心什么?”余生不满的在清姨脸前挥手,让她回过神。

  清姨斜眼看他,“谁为他担心了,我是为洛城圣人后裔担心。”

  余生不解,“你认识圣人后裔?”

  “颇有渊源。”清姨收敛起心神,现在不同于万年之前,时局已经更复杂了。

  见余生还要追问,清姨忙错开话题,“对了,其他人呢,把他们找回来,我说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余生心不甘情不愿,什么渊源还没问到呢。

  “让你去就去。”清姨拿出小姨妈的威严,把余生赶走了。

  不一会儿,余生把外面忙碌的叶子高等人全叫回来,甄子和凤儿也跟过来。

  见众人围着长桌坐下,清姨道:“马上要到鬼节了,作为小鱼儿的好日子…”

  余生打断她,“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作为小鱼儿这辈子第一个生辰,大家帮着准备一下,到时候好好庆祝。”清姨白他一眼改口说。

  甄子道:“余掌柜生辰在鬼节?太欺负鬼了吧。”

  “我怎么欺负鬼了。”余生一头雾水。

  “我们鬼一年就这一个节日,你还过上了,这不是喧宾夺主么?”甄子说。

  余生站起来,刚要反唇相讥,甄子拍拍他肩膀,“不过原谅你了,谁让你这么大才庆祝这一回。”

  草儿这时惊道:“哎,小鱼儿,你怎么又长高了?”

  余生这些天个子突飞猛进,相比前些日子又长高许多。

  清姨猜测是余生身子里一道封印在慢慢消失,所以身子长的快起来。

  余生看着草儿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我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还有一点儿你没发现?”

  “什么?”

  白高兴端量,“掌柜的皮肤变白了,似乎英俊许多。”

  叶子高不同意,他把自己半张脸伸到白高兴面前,“是好看不少,但说到英俊,麻烦你看看这张脸再说。”

  余生踢他一脚,“去去去,干活去,整天抱着臭皮囊不思进取。”

  叶子高站起来躲过去,刚要出去,见禅儿独自回到了客栈,石桥上歌声停下来。

  “叶哥,余掌柜,我正要找你们呢。”禅儿见众人都在,笑着说。

  叶子高见禅儿脸色不好,“这是怎么了,脸色又白许多。”

  “不碍事。”禅儿点头,“我是来向你们告别的。”

  “告别?”叶子高一怔。

  禅儿点头,目光望向镇西方向,“我要去山林了,再见唯有来生了。”

  十七年听禅音,虽成人,却还敌不过命运的枷锁。

  大限将至,禅儿想陪着那个孤独的人离开。

  “感谢你们让我呆在这里,用十七年的等待,细心留意外面的世界。”

  在镇子上,她曾听到流水穿过石桥的清音,曾见到大雁掠过的痕迹,曾闻见风从远山带来的木叶清香。

  更曾听见世间最美的歌声。

  石桥,客栈,丑狗,乡亲,牛的铃铛,世间的繁华与精彩,在心里凝成符号,让她不负时光。

  “余掌柜,在走之前,我想送给你一个礼物,这是我唯一能报答的了。”

  禅儿摊开手,一片翠绿明亮的树叶摊在掌心。

  “这是?”余生好奇的问。

  他倒不是很在意禅儿的报答,因为系统方才已经奖励他功德值了。

  “一叶障目。”禅儿笑着问余生,“余掌柜可曾听过?”

  当然听过,只是这后面不常带着“不见泰山”么,而且还是贬义词。

  见余生还迷惑,脸色苍白的禅儿一笑,“此叶名为蝉翳叶,顾名思义,为蝉所翳(yi)之叶,取以自蔽,人不见己。”

  说着,禅儿将蝉翳叶遮住左眼,然后在余生的惊讶之中,她整个人消失了。

  “还,还真有这叶子。”余生惊道,他一双眼能看见鬼,但这隐身看不穿。

  禅儿将叶子放下,“当然有,只是世上唯有蝉找得到,而且殊为不易。”

  “余掌柜,蝉翳叶虽有神通,但同我一般,终究难以脱离命运的枷锁。”

  她把蝉翳叶递给余生,“叶子泛黄之时,便是它失去神通之日,你要妥善保管。”

  余生很喜欢这叶子,但还是推辞道:“还是不要了,有些贵重。”

  禅儿不由分说的放在余生桌子前,“禅儿时日无多,留着它没用处,余掌柜不要推辞了。”

  她顿了一顿,“这样也让禅儿走的坦荡。”

  既然如此,余生也不便说什么。

  禅儿见余生收下,又对别人拱了拱手,“他日相见,要等来世了。”

  说罢,不等众人回礼,禅儿孑然一身的走出客栈,向镇子西头走去。

  余生他们送出去,见斜阳落在她背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送着她渐渐离开。

  在镇西,虎啸响起在山林。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石桥上歌声再起,行歌缓缓唱起来。

  不知为何,这次余生听着很入耳,还想起了一首诗:

  我对蝉说,来日再见,要等来年。

  蝉对我说,他日相见,要等来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有妖气客栈,有妖气客栈最新章节,有妖气客栈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