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二十二章 赛马

小说: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8-11-17 17:09: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俩鬼又答应一声,悄无声息出了巫院。

  站在门口,正要寻找余生一行人时,他们被一阵呼天抢地吸引去了目光。

  俩鬼见锦衣卫同一镇鬼司锦衣卫在不远处,唯有目能视鬼的小子不见了。

  锦衣卫押着一披头散发哭声震天的妇人,这妇人穿着巫医衣服,正在锦衣卫手里挣扎。

  锦衣卫也不理她,只望着不远处的街角面面相觑。

  在锦衣卫面前还站着一挂驴,驴头上挂着一红布条,驮着一佝偻老者。

  这老者也惊愕的看着街角,周围的行人也看着街角,显然发生了什么令人错愕的事。

  回到余生领人出巫院的时候。

  方程早被押走了,此间事了,绕过萧墙出门时,余生道:“走着,回去伺候那方巫祝。”

  楚生道:“余掌柜,料不到这大巫居然被你训的哑口无言,佩服,佩服。”

  本以为一乡下小子面对巫祝刁难会束手无策,楚生没想到余生在那庄严大殿上竟游刃有余。

  “本指挥使是演技派,对付他们轻松自如。”余生骄傲的说。

  “今天我用的是咆哮派,我还会努力派,面不改色派……”

  他们踏出大门,余生正扳着手指头忽悠众人,蓦地钻出一人向余生扑来。

  别看田十平时无精打采,关键时刻利索的很。

  在这人手快抓挠到余生脸时,田十及时用到架住她,避免了余生破相。

  余生惊魂不定,“你,你干什么?”

  来的是妇人,穿着巫医的衣服,身上有股草药味。

  妇人道:“还我丈夫,今儿不把我丈夫放了,我挠死你。”

  原来这巫医是方程的夫人。

  余生道:“你丈夫罪有应得,你莫胡搅蛮缠,我还没治你……”

  余生话没说完,妇人又张牙舞爪扑过来,拳打脚踢的向余生身上招呼。

  余生躲过了,富难和白高兴拦着她,推搡之间把她头发也打乱了。

  “够了。”余生喝道,那妇人还不依不挠,余生道:“把她也拿下,正好一同处置。”

  那方程行招摇撞骗之事,这妇人岂会独善其身?

  别的不说,那西庙大娘患病后被耽误,从而酿成大病身亡,这妇人就脱不开干系。

  一直候在台阶下的锦衣卫领命,上来把妇人按住。

  妇人惊慌之后又大喊大叫起来,方才围在门口尚未散去的一些信徒,也帮腔起哄和指责余生。

  这些未散去的信徒不怀好意,想看余生的热闹。

  众人一起哄,妇人胆子梗阻,胡乱谩骂起来。

  她正要问候余生他娘,“轰隆”,阴云密布的天上雷声大作,一道闪电击中巫院门前树桠。

  整条长街安静下来,妇人不说话,余生望望天又望望这妇人,“他娘的,敢情是你做了缺德事。”

  城主府内城主抬头望着闪电落下,嘀咕道:“快收了眼线吧,天也该晴了。”

  余生让锦衣卫把妇人抬着,下台阶上了马,挥手道:“回去。”然后一马当先向前。

  只是刚走几步,余生又停下来。

  迎面走来一挂红布条的小母驴,一锦衣卫牵着,驴背上坐着一佝偻老者。

  这头小母驴正是毛毛的另一半。

  “大爷,你来这儿作甚?”余生问。

  老者佝偻着身子坐驴背上,见了余生,指着锦衣卫道:“锦衣卫的人请我去作证。”

  “作证?”余生不解的看着锦衣卫。

  为避免巫院的人发难,他让人去请方程犯罪的证人,准备来个铁证如山,只是怎把老者请来了。

  锦衣卫道:“指挥使,大爷老伴就是方程夫妇讹诈钱财,延误治病,以至身亡的大娘。”

  余生愣住了。原来西庙被巫医索要高价,耽误治病的大娘是老者的老伴。

  “大爷放心,我今儿就为您报仇。”余生不再迟疑,当即让人把那巫医押走。

  坐在黑马背上,抚摸着马鬃,正要老者毛毛何在,余生忽然记起侍女说过的那句话。

  不能让它见到毛毛。

  余生心中“咯噔”一下,“大,大爷,毛……”

  不用问了,毛毛叼着一根萝卜从街角转过来。

  那根萝卜是囫囵的,毛毛只咬着缨子,显然是吃饱后抢给媳妇的。

  在余生看到毛毛时,胯下黑马也见到了。

  只听黑马长嘶,蹄子瞬间提起来,“嗖”的向前狂奔而去。

  余生在马上差点摔下来,幸好后仰之后及时拉住马鞍,让身子伏在马背上。

  身后传来惊呼,两旁景色快速倒退,风扑面而来,扯着披风猎猎作响。

  街上行人纷纷躲闪,推搡着挤到路旁,把两旁摊子推倒了,一时整条街乱作一团。

  作为刚骑马的新手,余生现在只能惊慌失措。

  他见黑马冲向毛毛,毛毛也见到了黑马,丢下嘴里萝卜转身就跑。

  “停下,停下。”余生在马背上喊,却无济于事,黑马压根不理余生。

  毛毛这厮跑得快,在黑马稍有落后时,还扭过头来吐舌头,甚至有闲暇从旁边叼一根萝卜享用。

  黑马愈加狂躁了,四个蹄子如踩了风火轮一般,纵身,跳跃,甩尾,快速追赶着毛毛。

  “毛毛,我滴你大爷。”余生在马背上喊。

  只喊这一句,然后余生被颠着不敢说话了,深怕一不小心把早饭吐别人一头。

  一驴开道,众摊贩齐喊“驴,驴,驴,”不待驴过去,马又来,扰的长街不得安宁。

  有一条街甚至被这一驴,一马转了六遍,街上人也不走路和做生意了,全站在路边看这场追逐。

  还有人站在高楼上,不时呼喊和播报驴在何处,让众人做好看戏的准备。

  说也奇怪,毛毛在人群之中片叶不沾身,这黑马也有这本事,是以只苦了余生一人。

  许是小街不自在,毛毛很快把黑马引向东西向的大街上。

  俩货塞着脚力,从东奔到西,余生甚至见到了楚辞、卜居和周九章三人。

  周九章向余生招手,脸上写着“好自为之”。

  余生趴在马背上,喊也懒得喊了,只期望五脏六腑不要颠出来。

  就在他坚持不住时,余光瞥见天上飘下一白色身影,稳稳落在余生身后,骑在马背上。

  她双手环抱余生,抢过余生手里的缰绳,马鞭子在黑马头上一敲。

  黑马委屈的一声长嘶,然后缓下来。

  背后的人传来清香,余生向后一靠,劫后余生道:“小姨妈,你再迟点来,我就能让你见到我心了。”

  这时余生心里还有别的心思,“有些平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有妖气客栈,有妖气客栈最新章节,有妖气客栈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