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二十五章 烈酒

小说: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8-11-17 17:09: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狌狌抖似筛糠,让余生不能靠近。

  他只能暂且退回客栈,避免让这东西吓死了。

  余生和清姨踏进客栈时,见富难和俩老叟安然坐在凳子上,对着棋盘厮杀。

  方才河里的惊险,丝毫不曾惊动他们三个。

  “放这儿,放这儿,听我的。”富难指点他们。

  他们落子很快,现在已经快把棋盘摆满了。

  两位木兄还不曾醒悟,甚至有一种他们不相伯仲的错觉。

  余生顾不上搭理他们,着急上楼回房换衣服。

  在推开房门时,他见伥鬼呆呆站在原地,凤冠霞帔的女鬼正围着她转。

  女鬼比划着手势,伥鬼双眼直直看着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见余生进来,女鬼向他比划一下,又指指伥鬼,做个握手状。

  奈何余生也看不懂她在比划什么。

  “说话呀,你不是攒了几个字?”余生说罢,转身去隔间翻箱倒柜找更换衣物去了。

  女鬼有些舍不得。

  她犹豫一下后才指着双方,字正腔圆对伥鬼说:“鬼,朋友。”

  三个字,但意思也算明白了。

  伥鬼看着她,张开了嘴,在女鬼期待之中吐出一个字,“嘎?”

  “嘎”是什么意思?

  女鬼看着伥鬼,期待她多说几个字,但伥鬼闭口不言。

  女鬼急了,张着嘴却再吐不出一个字来,只能焦急向出来的余生比划。

  “你刚才说什么?”余生也没听见她说。

  女鬼都快急哭了,心说我攒几个字说话容易么?

  “你先比划着,我在里面换个衣服,别进来啊。”余生说罢把隔间门关上。

  待他出来时,余生见女鬼还在徒劳无功的比划着。

  看她怪可怜的,余生试着猜。

  他见女鬼手指双方,然后比划一个向上飘的手势,然后左手拍右胸口。

  这是啥意思?

  余生尝试着猜:“大家相约一起上天轮回?”

  女鬼摇头,重新比划飘这个动作后,然后做出了一取余生钱推磨的动作。

  “你走,别抢我的磨?”

  女鬼又摇头。

  “你让她以后和你一起推磨?”

  女鬼又摇头。

  “总不至于你用磨推她吧。”余生说。

  万事离不开磨,祝你变成磨盘鬼,女鬼气着想咬余生。

  “好好好。”余生止住她,问伥鬼:“她刚才对你说什么了?”

  “嘎?”

  余生一顿,“以后跟在我身边不许出声。”

  太丢人了。

  伥鬼默默看余生一眼,又恢复呆呆的模样。

  女鬼依旧在旁边比划,余生忙退出去,“你们俩慢慢交流。”

  一个会说话却不能说话,一个能说话去却不会说人话,还真是一路鬼。

  若是做朋友就好了,余生心想。

  下楼时,一盘棋局正到要紧处。

  白发老叟在富难指挥下,借一招妙棋斩掉黑子大龙,灰发老头无力回天。

  白发老叟糊里糊涂赢了,灰发老头糊里糊涂输了。

  俩人因稀里糊涂而不来及感慨,听富难道:“这一招走的妙,我自己都无法应对,佩服我自己。”

  两位木兄现在知道为甚稀里糊涂了。

  “来来来,我们再来一局。”富难收拾着棋子儿。

  “汝快滚。”灰发老头用拐杖把富难赶走。

  富难被迫起身,“你这老头,还输不起了。”

  “吾等再来,方才不算。”灰发老头对白发老叟说。

  俩人于是再摆棋局,富难坐在远处看着,心痒难耐的想指点江山。

  只是都被灰发老头的目光给逼退了。

  “你挺闲的。”余生对富难说。

  富难远远看着棋局,“我哪里闲了,我也很忙的。”

  他回过头来看余生的脚,“只等你露出马脚了。”

  余生说:“有驴脚你要不要?”

  富难不理他的揶揄,“我查出来还能帮你毁尸灭迹,巫院查出来你可就惹大麻烦了。”

  “放心,查不出来。”余生说。

  富难以为余生终于要承认了,他瞬间回头却听余生道:“因为我什么也没做。”

  富难撇撇嘴,冲着白发老叟喊,“哎,别落那儿啊……”

  他一激动又凑上前去。

  小和尚这时跑进来,“生哥,来坛素酒压压惊。”

  “你压什么惊?”

  “不是我,是狌狌。”

  小和尚举着书告诉余生,狌狌最喜欢酒和草鞋。

  “猎人抓捕狌狌时都用这招。”小和尚说。

  因为狌狌食之善走,肉质美味,很多地方的人都喜欢抓狌狌为食。

  但狌狌跑的很快,只能智取,狡猾的猎人们慢慢就摸索出一招。

  “他们把酒和绑在一起的草鞋放在路上。”小和尚说。

  狌狌虽不聪明,但通晓过去,一见草鞋和酒就知做什么用。

  刚开始狌狌还能克制不上当,会把放酒猎人的名字捎带着祖上十八代的名字一起痛骂一顿。

  “狌狌倒是把自己的本事发挥的淋漓精致。”余生说。

  他说罢顿了一顿,这骂街捎带上人祖宗十八代的毛病倒是和老余一模一样。

  余生觉着祖上肯定没少吃狌狌,把坏毛病也传给老余了。

  他决定晚上默背时仔细找找,究竟是那个祖宗做的孽。

  余仓,余颉还是余双瞳?

  不错,在老余悉心教导下,余生难以入眠时都会背上族谱,简直有奇效。

  但他从来不背余四眼,因为这名字太容易让他记起前世了。

  人一旦陷入回忆,就很难安然入睡。

  余生一本正经的胡思乱想,小和尚以为他在听,继续说着狌狌。

  他告诉余生,在痛骂完后,狌狌会大骂着“诱我也”走开。

  但草鞋和酒再也离不开它那容量有限的脑袋了,时时刻刻诱惑着它们,让它们很快又会折回来。

  “也有能忍耐的。”小和尚说,“但最多五天后必回来。”

  回来的狌狌不仅自己喝酒,有时互相招呼着喝,并把连在一起的草鞋穿上。

  待猎人趁它们喝醉来抓时,醉酒加草鞋绊脚,只能沦为盘中餐。

  “喝酒误事啊。”余生感叹,同时不忘看着清姨。

  “这最多是水。”清姨不悦的举起酒坛。

  她已经回去彻查过了,把驴圈都掀了,都没有找到那什么游人醉。

  足见余生上次根本没有说实话,他一定还有烈酒。

  只是狗子和小白狐把客栈翻遍了,依然不见游人醉。

  倒是在破角落里翻出一破本子来。

  本子已经发了霉,上面写着啥一个也看不懂,清姨又给他了塞回去。

  唯一的战果就是把女鬼给抓了出来,从此多了一个推磨的鬼。

  “不就是烈酒么,”余生说,“待闲下来我给你酿一大坛。”

  余生早有再酿一种酒的心思,因为许多人行路人也喝不惯棪木酒这种素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有妖气客栈,有妖气客栈最新章节,有妖气客栈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