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零七章 有梦想的咸鱼

小说: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8-11-17 17:09: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粥摊上食客尚不知缘由,见一群人已打在一起。

  自得到“米粒之珠”后,余生身子灵活的很,较之身负内力之人也不遑多让。

  他低头躲过一拳头,喊道:“看我撩阴腿。”

  也许是条件反射,汉子双手一垂,下意识把裆下一挡,早忘了他有防护。

  余生打的却是脸,奈何身高不足,只能捶向大汉胸口。

  汉子见余生指东打西,本是一惊,再看拳头绵软无力向胸口打来后不由一喜。

  他一挺胸肌,要把余生弹回去。

  他确实做到了,打人的余生后退三步才站稳身子。

  但汉子也不好受,只因余生打人拳头上戴着有刺的环戒,那刺扎进汉子胸口,还带走一丝肉。

  “卑鄙。”汉子一吼,砂锅大的拳头向余生揍来。

  万分紧急时刻,汉子的拳头被一条咸鱼挡住了。

  这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只见咸鱼一挡拳头后,瞬即打在汉子胸口上,将他拍飞出去。

  “又是你们。”手执咸鱼尾巴的武师道。

  他正是余生方才见到的腰间不挎刀,挂一条咸鱼的武师。

  “卖咸鱼的,这儿没你的事儿。”汉子站起来说。

  “我就看不惯你们卑劣的行径。”武师道,“地儿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别人不能做买卖?”

  原来那鲍鱼之肆乃武师家里在经营。

  赏心楼打着“扬州第一粥”招牌决心做大,偏相邻的咸鱼铺子臭不可闻,两家没少因此闹矛盾。

  作为蔡家家仆,汉子常找咸鱼铺子麻烦,全被武师全挡下了。

  两家交恶,见余生摊子被砸,武师感同身受,因此仗义出手。

  蔡家仆人人多势众,汉子毫不胆怯,他挥手吼道:“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给我……”

  他一个“打”字没说出来,被一头驴撞飞了。

  白高兴还在缠斗,毛毛又奔过去把人撞飞,继而叶子高身边的人也飞走了。

  尚有一仆人意欲出手,被毛毛喷一脸口水。

  “毛毛。”“城主驴。”“你敢骂城主!”“不是,我是说城主家的驴。”

  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

  场上一时安静下来,蔡家的仆人退到一旁,唯有被撞飞的汉子挣扎着想起身。

  余生走过去,把汉子推到在地上。

  “砰~”他踢了踢汉子裆下,“还真有防备。”

  他左右四顾,找不到趁手东西,见武师手中有咸鱼,奇道:“你的武器是条咸鱼?”

  武师身强体壮,胸口敞开,露出古铜色皮肤和胸毛。

  听到余生问他,武师道:“别小看这条咸鱼,它剁不碎,锯不开,煮不烂,烧不坏,比刀耐用多了。”

  “还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余生说,“借我用一下如何?”

  武师把咸鱼递过来。

  余生握住咸鱼尾巴分叉处,挥动一下后觉着非常顺手,“真不错。”

  “是吧。”也许是旁人嘲笑多了,陡然听到有人赞赏,武师很是高兴。

  余生用咸鱼在汉子裆下比划一下,

  汉子急忙摇头,“掌柜,掌柜,手下留情,上次我媳妇差点跟别人跑了。”

  “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汉子说。

  “那这媳妇不能要啊。”

  “我也后悔啊,她以前身在烟花地,我以为出来会改呢。”

  “原来是个老实人。”余生悲悯的看汉子。

  “咳咳。”白高兴提醒余生,“现在不是攀交情的时候。”

  余生醒悟,“手下留情也成,但我得讨点利息。”

  他蹲下身子,在汉子左右眼眶各留下痕迹后才住手,“现在咱俩扯平了。”

  毛毛的出手,让蔡家仆人很是忌惮。

  他们听到身后有人打响指,对视一眼后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余生把咸鱼还回去并谢过武师,在自我介绍后,听武师自报家门“陆仁义”。

  “你哥哥一定叫陆仁甲。”余生说。

  武师摇头,“家兄陆俊义。”

  他指了指在鱼肆忙活的一汉子。

  那汉子一身污秽,身上沾着鱼鳞,但收拾鱼的手法很是娴熟。

  “家兄鱼羹熬得不错,改天请你尝尝。”武师热心肠。

  余生苦笑,“算了,我对鱼过敏。”

  “过敏?”

  ……

  寒暄后余生回到摊子前,粥桶已然见底,即便蔡家仆人不闹,他们也该收摊了。

  慕名而来的人见粥已售完,后悔不迭。

  在收拾东西时,他们围着余生,有巫祝问余生家在何处,有天师问余生何时再来。

  坐上驴车,余生向众人拱手,“我们明儿早上再来。”

  他甚至特意朝赏心楼喊了这么一句,把蔡万寿脸都气绿了。

  “必须把他们赶走,不然牌子我都没脸挂了。”蔡万寿说。

  蔡万年这时已从仆人那儿打听清楚了,他对蔡万寿道:“他们就是前些日子打伤明儿的人。”

  蔡万寿更怒了,“废物,徒惹人笑话也就罢了,还被打上门来了。”

  前些日子蔡明被废,为重振雄风独上青楼,却出尽洋相,沦为青楼笑柄,渐有蔓延全城之势。

  “他们手中有毛毛,我们怎么办?”蔡万年又问。

  “找庄家。”蔡万寿说,“毛驴在庄家暂住过,他们有法子。”

  不待蔡万寿午后赶往庄家,蔡明已站在他面前。

  “爹你放心,明儿他敢再来,我定让他赔的血本无归。”蔡明抢在被训斥前,咬牙切齿的说。

  蔡万寿问他,“你怎么做,若再丢人休怪我打断你的腿。”

  “不会,不会。”蔡明忙安抚老爷子,“这主意是庄公子出的。”

  蔡万寿放心许多,“什么主意?”

  “爹你还记着那邋遢道士不?”

  “当然记着。”蔡万寿点头。

  邋遢道士去年来的扬州,初来乍到即名扬全城。

  在扬州南城门外有一茶馆,茶馆前有一棵七八人方能合围的老树,不知有几百年了。

  只是老树前年被雷所击,以致腹空树枯。

  原本树下乘凉,茶馆生意还是很不错的,但树枯后,烈日直晒,茶馆闷热难耐,生意渐渐下去了。

  邋遢道士进城时,烈日炎炎,饥渴难耐,于是向茶馆主人讨一杯茶喝。

  茶馆主人允他。

  一杯茶下肚后,邋遢道士又讨一碗茶含在口中,漱口后吐在树腹中。

  茶馆主人刚要叱责他,道人转身对他说,“且当作报酬了。”

  说罢,邋遢道人顶着烈日进了城。

  翌日,茶馆主人起床开门时,见枯树竟然发芽泛起了绿意。

  那棵老树活过来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重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有妖气客栈,有妖气客栈最新章节,有妖气客栈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